看了这篇关于行车安全的文章你会长寿

http://www.globalsino.com/  



 

  如果没有车,社会发展不可想象;如果没有车,就会少许多遗憾。这个矛盾永远都是存在的。

  自全世界第一辆汽车问世,至今已过去了100多年的时间。汽车造福于人类所作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然而,全世界已有4000多万人的生命被车祸夺去。

  前两个月,一个女孩子坐出租车出了交通事故,差点就被毁了容,后来还为索赔的事情弄得非常不开心。她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那段时间她对所有的人都说要小心,尤其是那些有车的朋友。车祸后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只说了一句话:“生命真的不是由你来决定的!”
也许这个话题有些过于沉重,而且有很多事情是无法预料的,但是我希望这些罗列的事实能多少起点提醒的作用。

一念之差
   我的是奥迪A6,很好,也很高档,是自动挡的,所以,当我开着它在淮阴的街上风驰电掣的时候,遇到的是路边的注目和赞美,听到的是对我驾驶技术的称赞。每当听到或看到这些人的语言和目光的时候,我总是洋洋自得的一副“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俯视目光,看不起那些整天推着自行车忙于生计的人们。但是有一天,有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这件事,将影响我的一生。
那是在去年的9月10号,还有几天就要过中秋节了,这天也是教师节。我在金湖办完事开车回吁眙。那天的天气不是太好,有点阴,好像是老天爷跟人们发脾气似的,一会儿下几点雨滴,一会儿又下几滴好象是冰雹,又象是盐粒子一样的东西。而我的心情也象是天气一样,有点失落。因为我去收一笔货款,但是债务人总是躲看不见,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影,我们一行三人只好打道回府。当驱车走到一个叫官塘的地方的时候,我的前面有一辆手扶拖拉机(当地人叫它十二匹,因为它的马力是十二匹),而在“十二匹”的前面大约一百米的地方,还有一辆跃进农用车,正在向我的方向驶来。也就是说,我和跃进车是相向而行的。我感觉这样的距离,这样的路况,我超车是完全可能的,完全不会出什么意外事故的。正是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我踩下了加速踏板。也就是在我踩下加速踏板的一刹那间,就注定了我驾驶生涯的结束。
   我正在超车,对面的跃进也在向我驶来。一番来势汹汹,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当我的车超到“十二匹”的中央的时候,我的大脑告诉我——完了,要出事故。但是可能所有的驾驶员在发生事故的一瞬间,都有这样的意念——就是无论如何,都要保全自己。所以我猛地踩死加速踏板,车子在发动机的咆哮中,如离弦之剑般的冲了出去,当我的车头刚刚好超完拖拉机的时候,我猛地向右打了一把方向。我安全了,也就是在我安全的同时,只听到“啪”的一声,很大的声音,很怕人的声音,有点让人发怵的声音,在同时响起,我的大脑也顾不得多想,因为这时候的车还在向前驶。我车的前门被跃进这一撞,顿时甩尾横在了路的中间。(事后其实是很害怕的,因为当时如果路上有其他的车,那我也不可能在这写东西了,我就在另一个世界了)。我害怕极了,左一把方向,右一把方向的调整,害怕车整个倾覆,那我们三人就没了。还好,老天保佑,我车在距现场约一百米的地方停下了。后来交通警察问我:“你为什么当时不刹车?”我没有回答。我心想:“我当时要是刹车了,现在我就不在这了。“这是后话。我停下车,下了车,毕竟是奥迪,安全性很好,车门被这样大的一股劲撞了,居然没有烂,还能正常开启。我下车后,掏出手机报了警然后就往现场跑。满眼的惨不忍睹。跃进已经不成样子了,驾驶室瘪了,可能是我的车门太硬了。地下躺着两个人。我跑到跟前,只见一个人的真子,眼睛,耳朵,还有嘴,都在往外吐着污血,我现在都感到诧异,为什么当时我一点都不怕。因为我最怕的就是死人。那人还在抽搐,我蹲下,看了看他的表情,一种和很怕人的、五官都被拉长的样子,他的样子至今还在我的脑海里,至今不能忘却。我赶紧跑到路上,拦住一辆普桑车,但是那车的司机满脸的无所谓:“我要到南京去,你就找别的车吧。”我当时就骂开了:“你xx 就不能救人吗?什么事有救人重要吗?”普桑已经不答话了,我只看见电动玻璃缓缓升起,隔起了生与死的奈河桥。我记下了他的车牌号!就在我还在楞的时候,另外还有个人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满脸的血污,在骂:“x x x谁开的车?驾驶员呢?在哪里?“我没有理他,继续在街上拦车。又来了一辆依维柯,是客车,南京跑金湖的客车,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掏出一打百元大钞,放在手上,拦下了车:“师傅,有人受伤了,能帮个忙送上医院吗?这是酬金。”说着我递上了钞票,但是客车的驾驶员脸都没望我一下:“我没时间。”我茫然了,为什么在这样的社会下,人们都这般的无情呢?我想,如果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故的话,我一定会义不容辞的送人上医院,毕竟人命关天口呐!!!但是现在不行了,我的车不能动了,尾巴撞烂了,后轮已经快掉了。难道真的路上无情吗?真的车马不认吗?现在我算是真的讨教了人情的可悲了。
   既然没有人愿意送人上医院,那我们只有等了,我们另外俩人,是我的会计和律师,已经魂飞魄散了,还在车上抖呢。我叫他们在车上别下来,我到路上去等警车来。
   足足等了有一小时,警车来了,送伤者上了医院,然后拿了我的驾驶照和行车照,还有身份证,叫我到警车上去,叫我的会计和律师到另外一辆警车上去,把我们都带到了警局。
   录完口供,已经晚上九点了,我还没有吃饭,说实话,也不饿。交誓把我送到了金湖看守所,我在那地方蹲了四天,我也反省了四天。我也祈祷了四天,但愿他们都能没事。
   我出来了,交警告诉我:“死了一个,伤了一个,你的祸闯大了。你的车损你知道多少吗?”我没有回答,我还没有从良心的谴责中摆脱出来,我不会去计算和在乎我的车损的,虽然我的车才买了两个月。但我说真话,我一点都没有心疼过。
   我已经泪满衣襟了。我为我的曾经骄傲的驾驶技术而惭愧,也为那个无辜的生命而惋惜,为什么这样的事会轮到我呢?为什么我就不能慢一下让他呢?为什么我又逞能仗着我的车性能好而超车呢?已经有太多的为什么,又有太多的后悔莫及,我的亲身感受告诉我——“飙”只有伤心,没有开心。
我想我今后不会再驾车了,虽然我是很爱它的,但是我要和它说再见。

一瞬之间
   上周末,和好友开一辆老捷达王车去太原办事,颇为惊险,差一点儿就见阎王了。
   由于京石高速好走,石家庄到太原不太好走,又由于我第一次开这么远的高速(以前我只走过京通和京昌),于是决定由我开到石家庄,再由他开到太原。
   在市内堵了近半小时,终于上了高速,说好匀违120公里,但由于路宽车少,不知不觉就匀速140公里。一路无话,接近石家庄,起了大雾,能见度不太好,但担心石家庄高速关闭,也没减速。过石家庄收费站时,听说高速公路刚开放,少不得相互庆幸运气好,开始与好友聊天。忽然看见石家庄休息站还有两公里,就把车并入慢车道,但车速还在140公里。时值大雾渐谈,能见度渐好,正与好友说笑,几乎是同时,我与好友发现休息站在前方150一200米处(事后估计),我马上踩刹车同时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右边没车就向右打方向。等我再向前方看时,车直奔分道护栏撞去,我本能地有向右打了一点方向,车瞬间贴着分道护栏进入休息站匝道,车倾斜着撞向左匝道护栏。由于我一直踩着刹车,但没踩死,加上车走着“S”型,估计车速降到了80一90公里,这时车已经快失去控制,我本能的左一下右一下的打方向,避免撞上护栏,由于我的紧张打方向的力量较大,幸亏好友也反应过来,帮我扶着方向盘,车在匝道内扭着“S”。在事后回忆当时的情况,我只记得看见车头一会儿撞向左匝道护栏,一会儿撞向右匝道护栏,别的就什么也记不得了,好象是一片空白。车扭了几个“S”后,终于停在匝道内,车头冲着右边。我和好友瞪着大眼睛互相望着,他一脸的惊恐,表情怪异,我大脑一片空白,表情估计好不到哪里去。从发现休息站的入口开始,到把车停住不过几秒钟,我的意识却象过了好几个小时,有点儿仿若隔世的感觉。这种形容非常恰当,一点儿也不夸张。正当我们发愣时,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和刺耳的刹车声把我们从发愣中惊醒,一回头,发现一辆大卡车快要进入休息站的匝道,车速也不慢,我要是不离开,一准儿撞上。我马上挂挡,猛向左打方向猛加油,车子冲入休息站里靠边停下,才发现刚才居然没熄火,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摘的空挡。直到车子停稳,摘挡,勒手刹,熄火,我俩儿才对视一下,长出了一口气。我这时侯才觉得心在砰砰跳,用手一摸额头上全是冷汗。好友紧绷的身体慢慢地松弛下来,瘫坐在位子上。我过了好一阵子才平静下来,只觉得手脚酥软,浑身无力。
   我们休息了半小时才缓过来,由他开车奔太原。之后的两天在太原及回北京时接连遇到大雾,大雪,事故堵车等就不算什么了。
   在去太原的路上,我们一起分析刚才的事情,直后怕。幸亏我的本能反应正确,否则不是以100公里的速度撞上分道护栏,就是撞上匝道护栏然后侧翻,估计不死也要重伤,后果不堪想象。总结起来处理得当有以下几点:
   1.没有踩死刹车。从发现休息站起就带刹车,没有踩死。否则老捷达王没有ABS,一旦抱死,没有方向必定撞上分道护栏。
   2.没有狠打方向。虽然很紧张,但没有狠打方向,否则100公里的速度肯定翻车。
   3.刹车后没有忘记摘挡。当后面的大车鸣笛时,得以迅速挂挡离开,否则现打火,必被别人追尾,当时车斜在匝道内,被大车追一下,估计得报废。
此次事故最大的问题是车速太快。由于有雾,发现休息站时已经很近,根本不可能顺利拐弯。其次,在这么高的车速下,应该慢慢刹车停下,那怕过了路口再慢慢倒回来也比直接进去安全。
   由于长时间高速行驶,对速度没有了感觉,难怪人们都说车越好越容易出事,幸亏我们开的不是好车。以前别人说高速别长时间开快车,我总是没往心里去,现在可是终生难忘了。教训啊!!!另外,只有平时开车养成良好习惯,形成良好的下意识,危急时刻根本来不及思考,全凭正确的下意识救命。

一时疏忽
   99年6月11日———13日,中国汽车拉力赛烟台站的比赛完毕,我于6月14日上午8:30分,驾驶一辆六缸切诺基从烟台返回北京,同车3人,一位是我的同事,另一位是前去采访的某报记者大哥,原本组委会有记者回京,但他嫌组委会的车队太慢,故搭我们的车一起回京。
   中午一点多钟,我们经栖霞—莱州—潍坊—滨州—庆云,到达河北省盐城县,算计着用过午餐后,再有三、四个小也就到北京了。午餐过后,我们起身准备出发,这时,记者大哥对我说:“你休息一会,让我来开”。我想,他可能是看我开了一上午,怕我累了,也可能刚采访完拉力赛,手痒痒,再者他是一位有10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了,我们以前也一起搞过多次汽车活动,对他的驾驶技术我也很清楚,就同意了。
   路况较好,车少人少,一会儿车速就达到了130公里/小时,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提醒他慢点开,他笑了笑说:“没问题”,我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但心里不踏实,忙系好安全带。那几天,正是麦收季节,马路上时常有拖拉机,拉着整车的麦子在公路上跑,车里码放的麦子超出车厢一米多,从后面看就像一座大麦垛,根本看不到前面,就是这种拉麦子的拖拉机差点要了我们的命。
   我们的车以130迈的速度向北前进,在我们前方150米左右有一辆拖拉机拉着一整车的麦子在路的右边行驶,这位记者司机看到没什么异常也就没有减速,照常向前面开去。可这时,拖拉机突然向左拐了过来,面对突发情况,记者大哥“啊”的一声,下意识地一脚刹车并向左打方向,使整个车向路的左侧方向冲去,车身重心严重右偏,车左边的两个轮胎都已离地,我惊叫着:“松刹车:同时双脚蹬地,后背使劲顶着座椅眼睁睁地看着就要发生的一切。他惊慌地又向右边打方向盘,车随即又向右边冲了过来,他再次忙着向左打方向盘。这时拖拉机已驶过路中心,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我们的车从拖拉机的后面来了一个360度的转圈,横着滑向路的右前方,接着又是一个180度,从路旁两棵碗口粗的树中间滑到一米多深的土沟里,头南尾北地停了下来。太精彩了!几秒种的时间,360度加180 度,简直是在做梦。车停下来,记者大哥趴在方向盘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急忙看后面的同事,因为就他没系好安全带,刚才激烈的晃动,不知是否受了伤。还好,除了一脸的惊慌,连皮都没擦破一块。我跳下车,围着车看了一圈,只见四个轮胎被横七竖八地小木棍扎中了三个,正住外泄气,我急忙叫还呆坐在车里的记者大哥和我的同事下车,坐进驾驶室,挂上前驱动,一加油,冲出土沟,上了公路,仔细检查车辆,’除了三个轮胎被扎中以外,其它完好无损。
   我从紧张的气氛中松弛下来,真是后怕,真是命大,如果撞上,如果翻车,如果对面有车,如果路上有人,如果……太多如果了,可如果车开的慢一点,不就没这么多如果了。

一睹惊魂
   明星是中国最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为此,许多明星都购买了私家轿车。不可否认的是,轿车使原本就很风光的明星们又增添了几分光彩和威风,但也给明星们带来了一些麻烦与苦恼。出车祸的有之,车被盗的有之,与朋友闹翻的有之,因违反交规被拘留的也有之。
   去年1月30日下午,在事业上刚有些起色的女演员刘丹(《还珠格格》中“香纪“的扮演者)遇车祸突然身亡。当时,刘丹正坐车(别人驾驶)行驶在广东汕头去普宁的高速公路上。
   早在1991年,著名影星方舒的那次车祸就 曾在演艺圈闹得沸拂扬扬。方舒驾车出事的原因是,她驾驶的拉达轿车在繁华的北京东长安街擅自闯入左车道逆向而行,从侧面撞上对面而来的旅行面包车。那次车祸,方舒断了锁骨,差点魂归西天。
   1992年春,笑星赵本山在去大庆演出的路上发生车祸,撞断肋骨。1994年,“唐朝乐队”贝斯手张炬,被汽车活活撞死。1995年,艺坛明星洛桑因醉酒驾车,由于车速过快,一头撞入停在路中正在修理的大卡车之中,因洛桑伤势太重,迅即身亡还有铁路文工团的歌星陈琪,也是醉酒高速驾车撞死的。
   1996年,蔡国庆在车祸中撞断了一根肋骨。1997年2月,著名特型演员卢奇(饰演邓小平)、黄凯(饰演周恩来)、孙飞虎(饰演蒋介石)、刘怀正(饰演朱德)、刘锡田(饰演陈毅)等一行应邀到美国访问。2月18日突遇车祸,其中黄凯、刘怀正不幸当场身亡,刘锡田腿部骨折,卢奇脸部轻度擦伤。而孙飞虎、郭法曾等人因在另一辆车中,安然无羌。出事当天,他们刚参加完一个参观访问活动,正乘车行驶在距华盛顿不远的高速公路上,因司机技术欠佳,造成翻车大事故。
   近年,称得上“大腕”的文体明星出车祸的,还有教练马俊仁、京剧演员洪雪飞。电影演员袁苑、王志文因车祸受过重伤。著名相声演员笑林、李国盛在一次车祸中,笑林鼻梁骨折断、李国盛肋骨断3根,而车祸原因只是由于司机注意力不集中,车速过快。去年,歌手罗中旭、满文军也遇到了车祸。当然,也有明星开车撞了别人的。1997年2月,电影演员孙淳驾车撞伤了一名残疾人。著名相声演员姜昆驾车也曾把一位空军老干部撞伤,医治了一个多月。

一言相告
   飞奔的车辆永远无法保证不会出事。如果你不幸恰巧遇到这种情况时,该怎么办?
   千万别慌神,机动车辆出险时,人们常会因自身慌乱而忽略确保自己权益的事项。如果您已经买了保险,作为投保人的您应立即做3件事,否则很可能会因举证资料不足,无法获得保险公司的理赔。
作为投保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后,首先请务必保留现场,并立即向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报案,内容包括出事地点、时间、是否伤亡、大致经过等;若未造成伤亡且财务损失在一定金额以下者,依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来处理。若有人受伤,应尽快将伤者送医急救。若为死亡车祸,不得任意移动死者身体,须待勘验后再行处置。
   倘涉及其余车辆,应立即记下该车之车牌号码、厂牌,并询问对方联络电话、该车的保险公司及保险内容。对肇事逃逸者,应记下该车的车牌号码、厂牌、颜色,并速拨打110通知警方处理。
   随后应向保险公司报案:接下来在5日内携带保险卡、身份证、驾照、被保险人印章(或失窃证明单、交通案件代保管物临时收据),尽速至保险公司填写有关文件申请理赔。这自然少不了要填写“出险证明”。在填写“出险证明”时除要写明公安或有关部门对事故责任的认定及调解结果,附上“损失清单“和各种有关费用单据外,还要将车辆损坏的部位和零部件都列明。
   同时描出出事现场方向图,包括车辆刹车后位置以及周围的环境等等。报告单填好以后,连同交通部门的事故裁决书等证明文件和有关费用单据交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应当在10天内作出一次赔偿结案。不过,这其中你必须切记的是:未经保险公司同意,匆与对方私下和解。

一般规律
   根据对交通事故发生时间的研究,发现驾驶员开车至少有三个“危险时辰”,是很多肇事驾驶员步入“死亡之谷”的“通衢”。
   午夜时分。科学地说这个时间段应为午夜1时至凌晨3时(冬、夏季深夜时间有较大差异)。此时万籁侵寂,万物处于“休眠状态”,使驾驶员易产生“空旷”的感觉(即麻痹心理)。认为月黑人稀正好赶路,于是天马行空。从而加大了交通事故发生的比率。常有长途车驾驶员把车撞到路边的树上、建筑物上还在悠然酣睡。这段时间为全天温度最低时刻,易致大脑反应迟钝、血压降低、手足血管神经僵硬、麻痹。由于极度疲劳,心脏功能不好的人还易诱发心脏骤停、心肌梗死(塞)和脑血栓等,这些都潜伏着交通事故的危机,这也是人为何多在夜间死亡的原因之一。
   午间时分。通常指上午11时至下午1时。此时由于人的大脑神经已趋疲劳,导致反应灵敏度减弱。加之有的长途司机急于赶路,把本该马上吃饭的时间一拖再拖,有的每天干脆只吃早晚两顿饭,饥肠辘辘腹中空空,手脚疲软隐患多多,极易出现意外。而午餐后人体内大量血液集中作用于胃肠等消化器官,脑部供血相对减少,会出现短暂的困倦感。这段时间本是午睡以调整机体的时间,即使无暇午睡,也应坐着打个盹,千万不要急于加班开疲劳车。
   黄昏时分。即下午5时至7时(夏季可延迟至8时)。二战时期,法西斯头子希特勒即盲于此时召开军事会议。他深谙黄昏时分人的思维紊乱、反应迟钝、注意力不集中的道理,使他的一些军事行动计划可如愿通过。驾驶员经过了一天的旅途劳顿后,会出现眼干、喉噪、头晕目眩、耳鸣、出虚汗、打呵欠等一系列疲倦“症状”,此时如不停车休息,很容易出现虚脱或致判断失误,措施不当,使车辆抛锚,让交通事故乘“虚”而发,累死或撞死在车上。
   综上所述,人体的生物钟是有其周期性规律的,有兴奋期,也有抑制期,遵循这个规律,就能做到有效地减少行车事故。
   只有亲身经历过车祸或者发生在亲友身上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这其中的滋味,酸甜苦辣也只有他们知道。我们的生活中已有太多的憾事,不要再人为地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烦恼和痛苦。也许生命不是能控制的,但至少可以提醒自己,在这里我只想说:小心开车!

 


其他推荐阅读:

艾滋病与世界艾滋病日 公众场合扎伤,要尽快敷药处理,以免感染病毒
癌症病人能怀孕吗? 鲜为人知的癌症性格
水果蔬菜帮你预防癌症 预防癌症 梦想成真
子宫脱垂与食疗 子宫颈癌与食疗
闯荡社会的50条忠告! 影响留美奖学金申请的各种因素
口服降糖药 糖尿病的运动疗法
天大99年科学技术哲学考研试题 天大99年概率论与数理统计考研试题
北大2004年考研行政管理学试题 北大2004年考研心理学研究统计试题
美国用两种战略迎接后石油时代的到来 全球石油剩余探明可采储量(亿吨)分布图
性生活后喝点什么好? 两性对话:私房钱里的私密自由空间
学生有效学习面面观-漫议学习风格 学生有效学习面面观-"六经注我"与"我注六经"
北京天坛 北京故宫简介
避一会儿再走!雨天小心驾驶之完全功略 为车主提醒:夏季驾车更需注意安全
北京大钟寺古钟博物馆 北京万寿寺
电脑关机后自动重起的故障分析 电脑老是要自动关闭,也不能重装系统
小本创业三十条生意经共享 提高小本创业成功率的关键原则
北大2005年专业课试题综合B卷.法理学 北大2005年经济学考研试题[回忆版]
 
 
 
【无国界华人网】版权所有。Copyright (C) 2006 GlobalSin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