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无国界华人网首页 - 路在何方    

法国领事馆 邻家女孩签证冷酷被拒经历

2006-02-28


  
我爸有个战友,他女儿的丈夫是个医生,前些年去了法国深造,期限四年整。前几年我回国,正好赶上那个女儿办探亲签证的时候。因为我留学法国,所以她希望我能给她些办签证的建议。没办法,在她三番五次殷勤邀请下,我还是陪她走了趟法领馆。

看来她的材料都已准备齐全:(以下种种文件,都是法、中对译的)

有结婚证;

自己曾在国内的收入证明(为去法国和丈夫团圆,她于三、四个月前辞了职);

户口本;

丈夫从法国寄来的邀请信;

他所在学校出示的学位在读文件;

他在法的一切收入证明;

……

一路上,我一直鼓励她不要紧张担心,在办证人员面前能“轻松潇洒的,尽量不要为难他们,要知道,把他们惹毛了,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文件缺了,可以补上云云。

来到领事馆前,等她领了号,我们便一同进了门。

进门后,我很快回忆起自己的“想当初”。一样的“阴森”气氛,一样的“素颜”员工,一样的“严酷”对话……这里的一切,似乎会将所有人压到浑身僵硬。

那天去的人好象挺多,我们排着队直到两腿发软,很快,我俩便不自觉地坐到了边上的沙发上小歇。放眼望去,大厅里有十来人。他们基本和这姐姐一样,前来申请“探亲”或“陪读”或“贸易”等期签证。申请人和办公人中间被一道大玻璃窗隔开,这玻璃窗挺象银行里的那种大窗。

绝大多数人的情况是一问一答,办公人问,申请人答。办公人的脸永远是不冷不热、问话语气也是咄咄逼人;但申请人却一直陪着笑脸,虚心请教或连赔自己的不是等。嗨~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哪!窗那头,有三个中国女人及一个法国男人。中国女人给我的感觉特不自在,从头到尾都没笑过一下,说的话也很伤人,态度极差。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中国历史悠久的“官僚主义”?欺人太甚?就因为她们抓着签证大关,所以我们才不敢怠慢?可笑!法国男人其实也挺冷漠,但到没让我觉得“高高在上”。

结果是很多人被“打道回府”,他们有的大吵大闹、也有眼泪一大把的。只是窗那头的办公人员依旧冷酷到底、丝毫没露半点怜情。让我无奈!

终于轮到我那姐姐了。是法国男人接待的她,看得出,她当时很紧张,说话时声音颤抖。法国男人的汉语不怎么样,提出的问题大都很机械。

法:上次要求你补的材料都补齐了吗?

中:都在这里了,您看看。

(一阵翻阅后,不到五、六分钟的时间)

法:你的材料我看了,我们会在15个工作日内给你寄信答复。

中:谢谢,谢谢,麻烦您了。

在回家的公车上,她不停地唠叨:“你说我这次会不会通过?机会大吗?”虽然我被她翻来复去的问题问得很烦心,但我理解她的心境,努力对她笑到最后,说:“别想太多了,现在你好好休息,他们会给你一个公平答案的。”

15天不到,她收到了来信,被告知(是没有原因的)拒签。滑稽的是,在信上他们还注上了:如果您对我们的答复有何不满,在此后一个月内,您可以到此起诉我们(地址是巴黎的一个法院),她连去都去不成,还怎么告?这分明是左右为难嘛。

她拉着我,硬是要再次前往,我不想,可我爸妈说,你就帮人帮到底吧。就这样,我和她又一次进了法领馆。

她在那些员工面前哭了近一小时,求他们网开一面,给她签证,因为她和丈夫分居快两年了,她真的很想她丈夫云云。我从来没遇见过这种“凄凉”场景,除了尽量搀扶起已跪地不起的她外,我别无选择。那几个原来在“窗户里面”的中国女人看着她哭泣,狠而冷地说了句:“你别在这里哭啊,影响多不好?回家再准备准备,下次再来好了……”

看看,这几句算人话吗?首先,什么叫影响不好?她哭是她难过的不能去法国看她的爱人;其次,什么叫再准备准备?她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叫她还怎么准备?

法国男人看不下去了,开了那道电子门,出来扶她,说:“你先站起来说话。”然后一把将她扶(或拎)起,让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接着他还为她找来了一杯水,放在她手里,说:“你的情况我明白,但我不是领导,帮不了你,对不起。”

待她哭劲儿稍微过去点后,我处于抱打不平或多管闲事的心理,用法语问法国男人:“你们为什么拒绝她?因为在她的回信上,没有写清楚原因。”

法:“我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只是一个打工的。至于回信,一般我们都不写拒绝原因。”

我:“是觉得她有移民倾向吗?”

法:“有很多被拒绝的,我觉得大多数都是因为有移民倾向吧。”

我:“但你看看,她象有移民倾向吗?”

法:“我不想多加评论,我只能说我可怜她。”

我:“既然可怜她,那能不能‘破例’一次,帮帮她?”

(插句话,这段话货真价实,那里只有我和他懂法语。)

法:“这里不是我家,如果是我开的,我一定放她过去。你知道吗?当初我来上海时,刚看到这种场合,我绝对是手足无措,我一点都不相信我那些中国同事对我说的,要小心每一个来这申请的中国人,他们向来是天生的表演家。”

我将信将疑:“天生表演家?有如此逼真的表演吗?”

法坚定不移:“不很多,但有!所以我们领导说了,‘宁愿错杀一百,也不要放过一个’!为此,我也很困惑。”

说完,他怀着一脸的痛苦,低下了头……

之后,他指给我看摆在他身后的那个大柜子,上面放满了一个又一个白色大盒子,里面装的都是申请者的材料,盒子上写着:拒绝(refuse)。无语~

现在,我们扪心自问一次:产生这样的“宁愿错杀一百”的严重后果,该责怪的人是谁?怪那些不愿发签证给我们的法国人?还是怪那些“偷渡”、“欺骗”在先的(少数)中国人?


兴趣连接:

小本生意创业指南 个人简历(出国留学)
全球主要国家大学信息 全国各高校研招办联系方法
考研初试及复试大全 国际婚姻-跨国婚姻
成人娱乐及成人笑话大全 试婚同居

【无国界华人网】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