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海龟回国后的堕落生活

http://www.globalsino.com/  



我刚刚从中国回到美国没两天,感觉上是从中国天堂回到了美国地狱,梦里依然咂吧著嘴回味风光怡泥的国内腐败生活。

这次我只是回国一周,去北京参加一个铁哥们的婚礼。以前也回国几次,但都是陪老爸老妈妈做乖儿子,从未腐败过。这次自由行动,真是开了眼。

结婚的哥们是海龟,清华同系同级同学,97年和我一同出国,他读硕,我直博。99年他毕业,在泡沫中找了个IT工作,01年泡沫被WALL STREET和拉灯大叔共同撞碎,哥们儿下岗,在中餐馆送了一年外卖,最后弹尽粮绝。管我借了$1000买机票回国。

我那时刚和相恋7年的女友吹了,也如世界末日般惨淡,正值暑假,跑到TEXAS和他喝了一夜壮行酒后,和他同去机场,二人洒泪而别,如老鼠过街,各奔东西,他海龟,我回学校继续接受台湾老板的变态蹂躏。

匆匆5年过去,哥们自己的公司已经年入千万以上,我也在街上一家IB做DIRECTOR,都忙的一塌糊涂。但这次他结婚,无论如何我也要去,反正VACATION 还有好多,就用了一周的PTO,飞回了北京。

哥们去机场接我,已经胖的不成体统,加上墨镜和两个手下,很有些老大做派。见面后二话不说,直接开车去最近的东来顺涮肉。时已仲夏,东来顺生意冷淡,算我们才三桌。啤酒,鲜手切羊肉、肥牛、羊肚、白菜百叶,桐 围著翻花的锅子满满铺开,再闻著混著香菜和葱末的酱料香,让我食指大动。他让两个手下先走,我们哥俩好聊天,边吃、边喝、边聊。吃到后来只剩下我们一桌,俩人都脱了上衣,光著膀子,大快朵颐,颇有当年在清华西南门外露天涮肉的感觉。

虽然东来顺里空调开的很大,有个服务小姐过来提醒我们把衣服穿上,哥们一瞪眼,身上肥肉一颤,小姐就一边凉快去了。

我和北京的那哥们就是在涮肉上情投意和,在清华的时候就经常一起涮肉。到了美国,虽然自己时不时可以烤点羊肉串,但要说涮一次羊肉,那是相当的难,而且是自己切肉,自己调料,对我们这种四体不勤的光棍来说杀了我也不可能。再说国内东来顺的涮肉也确实好吃,你没见我另一清华哥们刚回国去饭店,拍黄瓜吃对了口,连点6盘拍黄瓜呢。

言归正传。吃罢羊肉出了东来顺已经晚上班10点半了。我们前脚走,东来顺后脚就打徉了,感情一堆服务员早就盼著我们这桌吃完他门好下班呢。和哥们上了他的别克商务VAN,打著火,哥们剔著牙,淫笑地对我说∶怎么样,让老哥带你领受一下繁荣娼盛的伟大首都?

由于回来前我们在E-MAIL里探讨过这个问题,我也不惊呀,就直接点点头。他问我∶“是去洗浴中心按摩再打炮呢,还是先唱歌喝酒酝酿一下感情?” 我说还是先唱歌吧,从文的整起再整武的。哥们二话不说,掏出手机,炫耀般开始一个个熟识的妈咪打过去。无一例外的调一翻情,然后讨价还价。

看著他满脸横肉的贱象,真不敢相信他是个两天后就要结婚的人。他未婚妻的照片他E-MAIL给过我,模特出身,我看了口水当时就流下来了,和他简直就是猪八戒配七仙女,他娘的真是绝配,绝的让别的男人立马想找块豆腐撞死。

哥们当时语重心肠的解释∶“清华的同学结婚越晚的,老婆越漂亮,你没看谁谁上个月结婚,老婆是电影演员呢”。他说的谁谁我认识,和我们同级三班的马加爵式的好小伙,与孙悟空和武大郎都有很近的血源关系,加上来自贫困山区,领著助学金整天找人打麻将,有输无赢。有一次输的狠了,从帮厨的食堂偷回一把菜刀,半夜起来红著眼睛磨刀霍霍,吓得前天赢他的哥儿几个第二天连本带利把赢的钱和菜票还给他,才避免了马加爵事件在祖国提前12年上演。

就是当年全班倒数第一的他,勉强毕业后没法以惨不忍睹的成绩出国和读研,留在了一家北京国企,现在是一家垄断企业的正处级副总工,手里动辄几亿的项目向外招标,牛的一踏糊涂。这次回京我考虑再三,怕受刺激没敢看他。真是N年河东,M年河西。

搞定了一家夜总会,哥们一边歪歪扭扭的开著车,一边向我介绍经验,说得我心情如当初入党时一样汹涌澎湃(当年是假的,这次可是真的)。

11:00PM,车开进夜总会,竟几乎没有停车位。下了车,仔细一看,霍,好家伙,富丽堂皇一栋建筑上面十几个浮雕被射灯照的绚丽多彩。转自情回中国社区。

进了门,1米7以上,穿著高开叉旗袍的 妞给我们领进大堂,姓刘的妈咪已经笑脸相迎了。哥们和她连搂带抱,连摸带捏,和我一块上了电梯。说是妈咪,其实也就27,8岁左右,染的淡黄的头发,瓜子脸,一双往外滴水的大眼睛,一身银灰色西裙,称著凸凹有致的身材,别有风味。

哥们告诉我,夜总会里妈咪的地位崇高,有的牛妈咪连夜总会老板也礼让三分,因为她们手里的小姐的质量直接决定了夜总会的生意。妈咪只抽小姐的提成,不出台。“但这个妈咪,”哥们过来时在车里淫荡地说,“嘿嘿,在她是小姐的时侯就被我搞穿了”。

来到三楼,走廊隔几米一个小弟,见到我们临近就鞠躬,然后一个传一个鼓足劲喊∶“两位大哥312!”气势非凡,很有清宫戏里紫禁城的感觉。312是个大包(房),有50平米左右,举架很高,顶棚上有一幅巨大油画,一大趟真皮沙发,三个茶色玻璃茶几间隔排开。

这时又进来两个26,7岁的小兄弟,是哥们手下销售部的,是哥们怕我抹不开面,找两个久经沙场的兄弟助场。俩小子不愧是搞销售的,眼疾手快嘴甜,1分钟后已经各敬我一轮烟,叫了N声大哥了。

我不想做嫖客又立牌坊。从02年我和女朋友 了以后,我早就不相信什么纯真的爱情了,在美国逢场做戏也没少干。老子一没老婆二没孩,也不用对谁负责任,你们瞧著眼谗,心里不爽,骂几句泻泻火,我可以理解。但这和清华不清华没关系,清华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清华。再说了,清华出来的就不是男人了?

当然,要是女士骂我,我无可辩驳。在当今中国,女同胞的地位真是每况愈下。

算了,言归正传。

和哥们手下两位东北兄弟见面后扯了两句,哥们点酒,我就去了趟洗手间。一出门,一个夜总会小弟问我干吗?回答后,小弟扯著嗓子嚎了一声∶“312大哥去洗手间”,吓的我一机灵。还是几个小弟一个传一个把我带到了洗手间。

说实话,夜总会的厕所是我在中国见过的唯一的不臭反而喷香的厕所。放完水,一个小弟递过来消毒手巾,擦了把脸,又递来一个擦了把手,刚要走,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递给小弟二十块钱,扭头一看,是哥们手下刚认识的小周。再一扭头,递手巾的小弟满脸堆笑∶“谢大哥赏。”

妈的,没想到中国厕所撒泡尿给的小费不比美国一个人吃顿饭给的少。改革开放,成效显著,小平同志在九泉下看到这一幕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的。

谢了小周,结伴回房。一开门,看到了有生以来最香艳的一幕,三四十个小姐分成几排,都穿著低胸吊带衣、短裙、腰上挂著牌,牌上写著号,齐齐的向我和小周行注目礼。小周机灵,立即闪身,指著我说∶“这是我们老大,你们今晚上看谁有运气伺候他。”转自情回中国社区。

得,小姐的注目礼立即聚光。我立马就幸福的找不著北,肾上腺激素分泌成倍增长,还想跑回厕所。哥们躺在沙发上,叼著烟卷说∶“别著急,细点挑,好几百块一个呢。”我晕……旁边妈咪还带著歉意补充说∶“你们来的有点晚了,不过她们也不是别的房挑剩下的,有不少早台刚完。”我定下心神,注目细看,真是各有风情。有冷若冰霜的(估计有的客人喜欢这口),有面带媚笑的,还有看见我目光掠过,干脆就鞠躬,笑著说∶“大哥晚上好!”

灯光下,小姐一个赛一个的漂亮,有几个根本就是模特胚子,我1米78的个子往她们面前一站,根本不显高。难怪人说很多电影演员和超女以前都坐过台,今日一见,可能性大大的有啊!心念一转∶“哥们的未婚妻也是模特出身,不是从这里挑的吧。嘿嘿,没准马家爵的老婆也是FROM SAME POOL”想到这里,心里平衡了许多,嘴角也露出欣慰的笑。

这时正好一个模特候选人也冲我发出类似但更有电击特色的笑容,灯光下肤光胜雪,美人如玉,眼中波光荡漾,脸上春意盎然。仔细看看他们三个选的小姐,不由暗自赞叹,不愧为花间老手了,一抬眼皮就能挑的这么准。

哥们挑了个标准肉弹,前凸后翘,分明就是小一号的花花公子女郎,他两个手下可能风尘女子见多了,要么就是离开学校时间还不久,都选了两个清纯的学生妹似的女孩。我的模特看我,贼忒兮兮的瞄著另外三个妞,用红指甲轻轻 了一下我裸露的小臂,趴过来把嘴靠到我耳边说:“哥哥,看什么呢?”我立马收回目光,深深吸一口她身上带过来的香风,笑著说:“看你们谁最漂亮。”

“那谁最漂亮啊?”

“傻妞,那还用问?谁最先被选上谁就最漂亮 。”

又一阵香风扑来,一只温润柔软的嘴唇亲了一下我的面部:“谢谢哥。”

我说:“谢什么?”“谢谢你选我 。”

我们在这卿卿我我,那边哥们已经搂著肉弹,一展其破锣嗓子引吭高歌了。他看来也不知道多少新歌,唱的竟是10多年前我们那一代流行的“流浪歌手的情人”。还别说,他的嗓子唱这首歌真有点沙哑派的味道。

我只能一再地让你相信我

那曾经爱过你的人

那就是我

在远远地离开你

离开喧嚣的人?

我请你做一个

流浪歌手的情人

我只能一再地让你相信我

总是有人牵著我的手让我跟你走

在你身后?人们传说中的苍凉的远方

你和你的爱情在四季传唱

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

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

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

一扇朝北的窗

让你望见星斗

听著这沙哑又沧凉的歌,我仿佛又回到了清华,我的青春岁月,初夏的夜晚,和著蝉鸣,坐在礼堂前的草地上,抱著一把破红棉吉他,用半生不熟的和音,做深沉状唱给我的初恋。十多年过去了,也不知谁娶了多愁善感的她,我还是一个人身在异乡,岁月如歌。人生如梦。回忆终究是回忆,面对人生的无奈,我们能做什么?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晃,哪里是故乡,谁拥有永恒?哎,面对身侧美人,杯中美酒,及时行乐吧。

我把模特搂在我的胸前,她温柔的伏在我的怀中看著我的眼睛。不管这温柔是真是假,能留住一刻算一刻吧。

说实话,我只想以一个正常男人的身份随手写一些回国观感和体验,明天开始我回美国后第一天上班,熙熙攘攘的华尔街,又有谁会注意我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我只是个普通的工程师,每月拿回家几千美金过日子。我没老婆没孩子,光棍一个,没有负罪感。

这次还抽空回了一次清华,漫步在贯穿南北的主干道上,空中飞扬著各种国际研讨会的横幅。望著路边排的满满的为评甲级团支部或优良学风班而办的宣传八荣八耻的板报,突然想起昨天在一个KTV也见到过类似的东西,真是莫大的讽刺。

清华学子在思想教育上和夜总会小姐小弟们没什么不同啊,身边三五成?的学弟学妹,骑著破车去上课,仿佛又看到十几年前的我。当时竟天真的以为清华就是我的,未来在我的手上,世界在我的脚下,我们象风一样追逐属于我们的人生。可十几年过去了,白云苍狗中哪还有当年的誓言和梦想的痕迹?

清华只是作为我若干年前生命的一站。

清华是不变的,但如今我们处在一个变化的年代, 谁还能再吹嘘自己所持守的是永恒的呢?


其他推荐阅读:

网络传销:“暴富”神话背后的“幽灵” 地产商暴富留税收黑洞 偷税漏税的五大“黑招”
人力资源人员在绩效管理中的角色 “人力资源”与“人力资本”之区别
12星座会选什么巧克力 12星座过年送礼
同性恋形成的生理基础 中国女同性恋潮下潜藏的社会危机
乳腺缺如和乳头缺如 成人型女性乳腺肥大
十大失眠职业排行榜 选中成药调理失眠
使你的家庭和睦的方法一 使你的家庭和睦的方法二
女人一生要睡几个男人? 不堪回首!我与老总仓促的一夜
老年脑血管病与自由基SOD关系 多吃抗氧化食品
乙肝病毒的血清学标志 重型乙肝的主要特点是
洗染匠和理发师的故事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
用生命换取业绩 25岁白领过度加班致死 非iga系膜增生性肾炎
 
 
 
【无国界华人网】版权所有。Copyright (C) 2006 GlobalSin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