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款太太在纽约

 GlobalSino.com 



“我看见彩虹了,好美啊!我来美国后还从来没见过天上出彩虹哪!这回可看见啦,真是美极啦!”刚从外州回来的你,一进门就大声叫嚷。

  看见彩虹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美国空气清新,雨后彩虹是常见的自然现象。

  你来到美国也好几年了,在美国生的女儿都五六岁了,以前却居然从未见过彩虹,可见你生活范围有多狭窄。虽然你奔来美国是为了追求彩虹般美好的生活,尽管你有一个像彩虹般美丽的名字。

  那天,你是带着孩子跟着教友们去外州参加布道学习班,回来乘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刚好雨过天晴,空中出现了一轮美丽的彩虹,令你兴奋不已。笃信了某种信仰的你,真诚地迷信天命,认为见到彩虹是一种好运气好兆头,因此念念不忘,逢人便说。

  (一)

  你是个带着个小女孩的单身母亲,和几名女室友同住纽约皇后区的一套公寓。空闲时,你爱对室友们唠叨自己的人生经历,据说比“北京人在纽约”的故事还要曲折。

  你的前夫在国内曾是个“大款”,当年把年轻美貌的你追到手,后来到美国开公司做生意,却因另有新欢把刚怀孕的老婆给甩了。你便沦落成为单身母亲打工妹,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实在不容易。

  你不过三十出头,按说还处于女人的黄金时期,但却显得有些憔悴萎靡,缺乏女性魅力。仔细观察,你其实拥有典型山东姑娘的俊俏,生得浓眉大眼,皮肤也被胶东海滨的风水陶冶得细腻白嫩。你打工的美容店都拿你当标杆来招揽顾客。

  然而,不知是否你吃素的原因,你面色显得苍白无光彩,加上身材本来消瘦而平板,缺乏性感媚力等女人应有的姿色,教养风度更加欠缺。当年能看上你的大款,想必自己也缺乏文化底蕴,因此找女人只重表面相貌,不懂内在气质。

  如今你靠打工谋生,每一美元都挣得不易,但在讲究名牌服饰方面,你却还保留着大款太太的习气。你喜欢向室友们展示行头,兴致勃勃地穿出刚买的卡腰衬衫和牛仔夹克,一副teenager少女的打扮,完全不合适你的身份与年龄。

  面对不以为然的目光,你特别强调说:“这可都是名牌啊,降价我才买的。”追求名牌的心态,让你这辈子吃了那么多亏,却还没有吸取教训么?

  你又翻箱倒柜找出双□亮的黑皮鞋,说是刚到纽约时,老公为你在第五大道上的伯明翰高档店买的正宗意大利名牌,可后来人家说那是老太太的式样,再说你如今整天打工也没机会穿。

  你还有从国内带来的貂皮大衣,记得刚到纽约时穿着乘地铁,有位好心的太太告诫你说,穿这种衣服只能坐专车出入高档场所,乘人群混杂的地铁小心被坏人跟踪挨抢,吓得你从此将其打入箱底。

  你像服装秀似的穿出各种压箱底的东西,缎子旗袍,一件翠绿碎花遍洒,一件大红花团锦簇;还有一件艳粉色高级纯羊绒呢子大衣,这些是结婚时老公带你到香港专门定做的。

  你如今也纳闷,天知道当初怎么会选这样艳俗的颜色和式样?

  (二)

  你那暴发户前夫择偶和选衣装的眼光确实有点俗气,不过了解了其身世就觉得也难怪。他当年在你们那胶东海滨城市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款”,他教育程度不高,靠早一步下海经商搞水产生意发了财。青春年少的你刚从职业中专毕业,分配到当时为数不多的涉外宾馆当服务员,被常去宾馆的大款看中,便发动求爱攻势。

  你出身普通小户人家,既无背景也无学问,父母亲戚都觉着还是不要高攀为妙,那有钱人看上的无非是你的年轻美貌,待到他厌倦了,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然而,人家大款还满一往情深的,数年如一日穷追不舍。你起初虽未被他吸引,也确实为他的名声钱财所动心,经过了七八年恋爱历程,俩人才结为连理,要说爱情也算经过长期考验了。
其实,要论人品,那大款到底是劳动人民出身,本质还是挺实在的。婚后把你捧为掌上明珠,不仅舍得为你花钱,也对你百般照顾呵护。可你却真是没啥像样的本事,烧饭作家务都不在行,生意外交更是不灵光。陪老公出外应酬吧,除了一张脸蛋儿还看得过去,举止言谈就露馅儿了,以致丈夫都不愿再带你登场面,免得倒人胃口搅了生意。这样在家下不了厨房,出外上不得厅堂的老婆,也不能光当花瓶摆着看吧?

  你后来也很有些懊悔自己的无知无能,其实丈夫需要的无非是一个懂得体贴照顾的妻子,若能够在生意应酬场上帮他增色就更好了。而你当年不仅不会照顾老公,还得他倒过来做饭搞家务的伺候,尽给他忙中添乱。

  本来大款的生意做得不错,海鲜货品远销海外,美国也是他的一个重要销售地。为了开发海外市场,也是为了赶国际贸易时髦,他在美国设立了分公司,派自己非常信任的铁哥们儿和亲哥哥在美打理。

  几年下来,货品倒外销不少,可公司据说却没赚到钱。他只好亲临美国视察,发现他亲哥是书呆子一个根本不懂生意,而那铁哥们儿自家房子都买下了却让公司背债亏本。生意场上无人情,不能信任别人只得自己出马了。

  大款决心破釜沉舟移师美国,给自己办个投资移民,把国内的豪宅名车都变卖了。美国倒是欢迎现金投资,可中国方面不允许在外中资公司只转帐现金,而必须将大部分投资额折合成产品商品外销,大概是想就势增加出口额也防止大量现金流失海外吧。

  可你前夫当年是经营海鲜的,商品都是无法保存的水产鲜货啊。把几个大货柜的海鲜倒腾到美国纽约港,他兴冲冲地通知以前长期合作的批发商,如今有现货,提货不用再等了。

  然而,那些以往上赶着找他要鲜货的犹太裔水产批发商们,可是奸猾透顶,听说他那几货柜鱼虾已经坐落在了纽约港,一个个就拿起架子变了脸,下狠劲地杀价,几乎要让他血本无归。

  虽说老中善于精打细算,可还是算计不过精明的犹太人。何况人家在美国水产市场混迹多年,路子粗门槛精,做生意利益为先毫不讲人情,明知道海鲜无法久存,进口商一定急于脱手,此时不杀价捡便宜更待何时?

  在中国多年打拼得颇为成功的胶东大款,因为对美国市场行情不熟悉,可算栽在这伙犹太佬手里了。人得争口气,他发誓就是让这些鲜货都成了臭鱼烂虾也不能便宜了那帮犹太批发商。正逢炎夏,他得花钱租带冷冻设备的库房存货,然后自己去向餐馆等直接推销,并亲自开着冷藏货柜车送货上门。就是在他被生意整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你这留在国内的老婆也吵着要来美国。

  (三)

  婚后被丈夫百般呵护过着阔太太日子的你,在老公去美国后顿时冷落了许多,加上豪宅名车都已变卖作为投资资本,没有大款陪伴的你觉得风头一落千丈,又没孩子,生活得没啥意思。看到老公把手下几个员工都以工作签证身份办去了美国,却迟迟不给你开赴美绿灯,不禁心生怀疑,加上别人的耳边风鼓动,便连吵带闹地要求让老公赶紧把你办到美国去。

  大款本来是打算生意上了正轨,买了房子好好安了家再接老婆来享受。办几个员工来是因为需要生意帮手,而你却是啥忙也帮不上还需要照顾享受的人。在他正自顾不暇的当儿,那好意思让娇滴滴的太太看到自己这种狼狈相并跟着受罪呢?

  但你却不相信他的解释,反而猜疑是否老公有了外遇才阻止老婆来美。禁不住你吵闹,他无奈之下给你办了来美手续。你哪会知道,正是你这一步才逼得老公日后变心呢!

  你来美国之前,碰到一位会看相的老人,一下子看出你要出远门了,便告诫说:“现在不要去啊,不吉利的。三年后再去就会有福了。”你当初完全不理解其中含义,自然置之不理。多年之后,经过惨痛生活挫折又信道教明白了缘分,你才懂得了那老人话中的玄机,懊悔当年没听箴言,导致自己走上这么条不归路。

你来到美国纽约后,跟老公先住在曼哈顿唐人街,后来搬到皇后区,都是华人聚居的地区。那时大款手头还有些原先积攒的资产,便准备在美国买房子,带着老婆在长岛地区看了几处,可你见到周围住的全是美国人,感觉不自在。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的你,还是希望先住在同胞多的地界,有啥困难也好有个照应。就这样,买房子的事情耽搁下来了。你后来又为自己那傻乎乎的决定好生后悔,那地带的房价几年内翻了几番。要是当初买了房,总算有了不动产,离婚时你也能分到一份儿不至于一无所获了。

  既然不买房子了,大款就一心一意跑他的生意,他也很不容易,开着车到纽约上州、康州、新州等地挨家挨户找中餐馆和超市推销,有时一去若干天回不来家。盼望到美国来与丈夫团聚的你,没想到美国的生意场上竞争如此险恶激烈,谋生如此艰辛,你既然帮不上丈夫的忙,还有什么资格再抱怨独守空房?

  何况,你发现自己怀孕了,不能跟着老公到处跑。起先你真没有思想准备要这个孩子,但丈夫欣喜若狂,坚持让你生下孩子,而且为了孩子的将来更拼命地外出做生意,除了陪你去医院检查和每周买食品物品送回来,基本上不回家。

  孤独孕妇度日如年,在你临产之前,突然有一天,你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丈夫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孤苦的日子雪上加霜,你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四)

  你其实是认得那个女人的,她是帮助不谙英语的大款做生意搞推销的一位老乡。那个女人十多年前因涉外婚姻远嫁韩国,在你们那个沿海城市也算轰动一时的新闻。后来她随夫家移民美国,如今两个孩子都上中学了。她夫家因生意与大款有联系,她也冲着老乡对这位初来乍到的兄弟多有照应。

  她在美国年头多,人脉熟,关系广,中韩英语都利索,又会开车。在大款危难之时,她干脆跟他一起外出推销那些压仓的海鲜,一出门就是数日一周的,孤男寡女共同出没,想没点绯闻也难。

  在你刚来美国时,从找房子安家到认路购物,还接受过那女人很多帮助,因此还算是熟悉的朋友。说实话,那个女子为人不错,既是贤妻良母,又具有精明的生意头脑,她夫家的餐馆生意之所以红火,起码有她一半功劳。

  不过,她身居豪宅却并不幸福,因为婆家对她太刻薄。婆婆是典型的韩国老妇,传统观念中媳妇就应该对丈夫服服帖帖伺候周到,可她是在中国大陆革命教育时代长大的,对这类封建管制忍了这么多年已经很不容易。

  你起初还觉得既然自己帮不了丈夫,有这么个精明能干的女老乡助他一臂之力挺好,在生意上能帮忙,生活上还能照顾一下。你之所以对丈夫感情方面可能的出轨掉以轻心,是因为那女人比大款还年长五六岁,已经人老珠黄,论相貌那里比得上年轻十岁有余的你。以前你们夫妇一直都拿她当大姐看待,根本没想到丈夫会与这 “大姐”堕入情网而不能自拔。
你们的孩子出世的时候,当爸的很高兴,对你们母女也照顾得不错,本来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谁知却已经没有了挽回余地。因为他发现,无论事业上还是生活上感情上,都无法离开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在自己危难时刻鼎力相助,他在生意场上必死无疑;要是没有她在生活感情上无微不至的关怀,自己恐怕不会振作起来,人生就此毁了。不像你这个娇妻向来啥忙都帮不上还只会添乱,那个女子的善解人意令他明白了什么叫做“女人味”。就这样,那对男女,一个抛弃了年轻美貌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一个抛弃了万贯家财和一双子女,而为共同的事业同舟共济了。

  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的你,后来也不得不承认,除了岁数年轻些,脸蛋好看些之外,你其他方面都不如那个女人。当你的优势随岁月而逐渐失去时,你更会一文不值了。或许,悲剧早点降临于你,反而会因祸得福呢!

  那个时候离婚,你没捞到任何好处。因为他的生意尚未起死回生,资金却基本赔进去了,既无现款,也没买房产。喜欢玩车的他倒买下了两辆好车,可不会开车的你却不想要。后来你才听人说,要是留下那辆奔驰豪华型敞篷车,也能起码卖个十几万美金,可当年你就恨老公开那车带你兜风,吹得你披头散发睁不开眼。

  你把初生的女儿送回国交给父母带,自己独自在美国支撑。大款除了定期给孩子生活费之外,什么也没留给你,却保证继续以其中资公司雇员的身份为你办理留美签证申请绿卡。为此,你还对前夫很感激呢。

  离婚后的你,开始了自食其力的打工妹生活,在美容店里找了份工。好在你本来也没啥人生抱负与追求,又出身于平民家庭,体验过啥叫清贫。嫁了大款就舒服享受,沦为贫民也能照样过日子,也算能上能下吧。

  不过你当过阔太太养成的一些虚荣心和消费习惯可难改了,如今虽然打工伺候别人,可还喜欢买点穿点名牌。可另一方面,你又要换取老板同事对你们孤儿寡母的同情,才能多派给你几个顾客服侍,以便多挣点小费。

  你披挂着名牌货却又不想给自己贴上不缺钱的标签,因此不断编造衣服是人家送的、手袋是冒牌的之类的谎言,以给旁人造成自己贫穷可怜的印象。你是一个挣扎在虚荣和乞怜中的女人。这是何必呢?有什么样的收入,就过什么等级的日子不行么?

  (五)

  转眼女儿已经到了上学年龄,你把她从国内老人那里接回美国来了。此时你的前夫一家已经迁居西海岸,重新发达起来。你也已经基本走出离婚的阴影,看淡了过去的一切。最改变人生的,是你信奉了易经道教,从而相信世间缘分乃上天注定的。你每天很虔诚的拜佛修行,弄得屋内香烟缭绕。信仰给了你精神支柱,熬过年轻独居的日子。曾经有些男人对你垂涎,但你究竟是风光过的女子,知道不能将自己贱卖。逢场作戏让男人占便宜你是不会干的,正经嫁人也是要挑拣一番的。

  女儿接回来后,你除了上班做工和参加宗教活动,又平添了很多麻烦事情。你的女儿本是个清秀可爱的小姑娘,可能是因为一出生就被送回老家由姥爷姥姥抚养,被老人娇宠惯了。来到美国才见到你这个妈妈,本来没有多少感情,而且小女孩心眼很多,知道爸妈离婚了,心理不太平衡。

  和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一样,她性格有些扭曲,经常对你任性耍脾气,但又很会看人脸色讨好。你觉得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如此狡猾?有时你甚至感到自己的心术都转不过女儿。

  你一直没有尽过抚养孩子之责,并不懂得该如何教育照顾女儿。你自己信教吃素,也不愿做荤食给女儿,还经常教育孩子要尊重动物们的权利。别人说孩子正长身体,得让她营养全面些,可你认定蔬菜素食中含有足够的维他命。你们母女俩走在一起,同样的瘦削单薄满脸菜色。

刚来美国的女儿完全不会说英文,你的英文仍然很蹩脚。你送孩子去周末幼儿英文班,那里也就是雇些华裔高中生糊弄孩子,新移民家长们用辛苦打工挣来的钱交那学费真不值得。你女儿学了几个月,英文也没见提高多少。她同时也进了美国学校的幼儿班,根据她的英文程度,每天还要到本校第二外语班补习英语。

  通常,孩子们学习第二语言要比大人快很多,但你女儿的进步却很慢。老师给家长写来条子,不懂英文的你只得请朋友帮忙翻译。老师建议家长多给孩子读书,多让孩子看些儿童电视片,以增加语言环境。

  让你这样的家长给孩子读英文书真是强人所难。而且你整天看中文电视剧影带,孩子也只爱看中文片。你和好些老中家长一样,认为孩子迷上看电视会妨碍学习,却忽视了这是他们学习语言的最佳工具。听了老师的建议,你才允许女儿看英语儿童电视片。

  你也想帮助女儿进步,因此还找来儿童英语书,打算教孩子背些英语单词:“破他头”、“偷妈头”、“白拿拿”之类。室友弄明白你原来说的是potato、tomato、banana,便劝你还是别充当老师了,就你那英语发音,还不够误人子弟的。

  像你这样的文化不高靠在美国打工(甚至打黑工)为生的底层华人,日子过得真是辛苦,你们的下一代更加不容易。小女儿第一天上学,你给她带了伙食费,但老师写了回条,说因为你们属于低收入,孩子的饭费全免,只需自己带些课间点心。

  几个月后,给女儿体检时发现她严重贫血,医生说需要加强营养。你询问女儿时才发现,数月来孩子根本没去学校餐厅吃过饭,整个白天就靠那些点心充饥,晚上回家还跟着你吃素,没法不营养不良。原来女儿根本听不懂老师说的英文,不知何时该去哪里吃饭。而老师见她不去,还以为她吃不惯美国伙食(常有学生不吃学校提供的伙食),因此并没介意。

  就这样,你那可怜的女儿居然饿了几个月没吃午饭。你请朋友帮忙写了封信给老师,次日起,老师才指派同学带女儿去吃午饭。

  作为母亲,你真是太疏忽了。换了其他家长,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没发现孩子天天不吃午饭呢!经过这次教训,你并没决心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却彻底丧失了独自抚育女儿的信心,或许是因为你从来就是个缺乏自信的人,是个不断吃后悔药的人。

  你后悔当初没有听父母之言,把刚出生的女儿交给她爸去养,但是现在再交出去也还不算迟。前夫一直想要回女儿的监护权,他现在的妻子四十多奔半百了,又早作了绝育手术,这个女儿是他唯一的骨肉,不会被亏待的。

  你做出了决定,彻底把孩子的抚养权交给她爸爸。就像当初不听父母之言硬要留下孩子抚养一样,你再一次没听舍不得放弃从小带大的外孙女的老人之言。就这样,你让前夫从西部开车过来接走了女儿。

  你觉得,已经重新发达的前夫,有经济实力给女儿更好的生活条件。那么,你自己呢?当母亲的难道舍得放弃自己身上掉下的骨肉?此外,有孩子在,你还可以名正言顺向她爸讨抚养费,交出了孩子,你更一无所有了。你说,你宁可不要钱,也不想要拖累,带孩子太麻烦。如果一个母亲把孩子当作“拖累”与“麻烦”,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六)

  人们都以为你急于摆脱孩子的累赘是为了嫁人,但你却迟迟没有动作。倒是帮助老乡在婚姻介绍所登记后配成了鸳鸯。你为他人做嫁衣,自己怎么没这种福气呢?其实,你也早通过介绍所对了个象,是做电脑的,去了西岸,一直电话联系着,你却没下决心是否真要嫁给他。你在纽约还有什么可牵挂的呢?

  原来,你的心被信仰占据了。每个周末都去听讲道,平时还有两晚上的学习班,以前得带着女儿去,有时回来很晚,孩子困得受不了。怪不得你要把孩子交出去,参加晚间学习就没后顾之忧了。你心灵空虚知识浅薄,属于那种容易被信仰迷惑得走火入魔的人,导致你常有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行为。

例如,见到同样的数字出现──像数码电钟上的五点五十五分等,你就要放下手边一切事情而拜上一拜许个愿。你还特相信前生后世之说,认为你的前夫、女儿等,都是自己上辈子的冤家,来向你讨还欠债的。你也爱逢人便宣扬从居士教友那里听来的道义,然而,可能是文化素质和智商限制,你虽然嘴皮子说起话来也滔滔不绝,却向来说不到点子上,缺乏逻辑与根据的一派玄乎言论很难服人。

  不过,有了信仰,使你解开了自己人生的死结,看破了婚姻变故,倒也是可喜的收获。可是,如果为了信仰,连母女的骨肉之情都割舍了,是否有些太过份?

  女儿走后,你全力投入道教团体的义务服务,根据你积极虔诚的表现,不久就有资格当布道点的负责人了。或许这是对你空虚心灵失败人生的一种补偿──总算又有做某种“人上人”的感觉了。你便另找了套能把客厅当道场的住处,并花了上千元,置办了红木条案八仙桌,还有观音像大花瓶香炉之类,布置得煞有介事。

  朋友们去新居看望你时,都要听你絮絮叨叨地传道,还被要求入场随俗,按照指令对着观音下跪磕头不下百次,然后吃顿你施舍的淡而无味的素斋,空着半截肠子回家。

  你每月与女儿通几次电话,孩子已经上学了,跟父亲和后妈住在西部沙漠的一个小镇上。她爸重新大款起来了,因此女儿物质上应有尽有。哦,大款在沙漠里可不是做水产生意了,他们夫妇早就改行开了按摩院,在那退休富裕人士聚居的社区里,生意很兴隆。你作为母亲,难道不介意吗?你那个有着一对天真眼睛的女儿,将在按摩院长大…….

  你后来参加过一些美容业的培训,先后换过几家美容店,对你来说,反正做工只是谋生手段而已。仅仅几年前,你还是在美容院里享受的令人羡慕的阔少妇,而如今,你换到了伺候别人的位置上,心态能平衡吗?你说,这没有什么,美丽的彩虹都是转瞬即逝的。看来,你倒是明白了,现在你是为自己活着,而以前一直依靠父母丈夫,从来没有过自我。大概,这也算残酷的生活经历给予你的教训和收获吧!

  你一辈子都在后悔──嫁错丈夫、没买房子、没要汽车、不该抚养或者放弃孩子……你有没有后悔来美国呢?你其实早就后悔了,如果前夫不来美国,自己不来美国,你的生活会完全是另一番模样。

  你一直难忘看见彩虹的时刻,你还好奇地问:“美国为什么难得见到彩虹呢?”别人说,彩虹不少见啊,为什么你看不到呢?你若有所思,却像以往一样思索不明白。

  后来,你终于结婚了,嫁到西部去了,那里是否有更加艳丽的彩虹?纽约生活留在了身后,你人生的阴影是否也会彻底消失?

  作者楼兰简历:

  生长于中国北京,曾经是土插队的知青,作为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踏入高校。在编辑广告界从业数年后,赴美国学习深造,加入洋插队行列,曾在麻州、纽约等地学习工作生活。人生中经历过三次重大的专业转型,从学理工科技,到办新闻媒体,到搞少儿教育。多年来在海内外报刊网络上发表大量文章,以文化对比、儿童教育、移民生活等纪实类作品为多。出版过文集《在美国当家长》(1998年)。

来源: 星网


其他推荐阅读:

C盘空间不够-导致刻录速度变慢 DELL SCSI硬盘故障的分析与维修
世界上最小的鱼 世界上最小的熊
关于叙述感受的实用日常英语 关于邮政的实用日常英语
焊接(Soldering) 焊接工艺的正确定义
焊点的缺陷分析与工艺改进 流动焊接设备(波峰焊)及工艺比较
电磁泵在波峰焊中应用和发展(3) SMT环境中的最新复杂技术
无铅化涵义 无铅合金波峰焊接的温度选择试验
构造Excel动态图表 EXCEL公式及函数的高级应用
实用技巧:巧用Excel批处理实现自动化操作 将Excel建立的工作簿文件转换成VFP成绩报表
扫描探针显微镜使生物成像科学前进到纳米级 激光扫描共焦显微镜的特点与应用

 
 
 
【无国界华人网】版权所有。Copyright (C) 2006 GlobalSin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