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裔政治观

无国界华人网 - www.globalsino.com

Emaildirector@globalsino.com

 

 

华人经过150年的艰辛历程走到今天。现在大批华人入了美国籍,实现了他们的美国梦。然而, 他们中的很多人即使入了美国籍, 政治依然是他们不敢或不愿触及的领域. 这直接表现在华裔投票率低上.

 

随著华人在事业上的成功,在美国生活年数的增长,很多人对参予政治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

 

参政的意义

 

胡小非女士三十多年前就开始积极参与勒星顿镇里的社区政治活动, 在她和其它华人居民的努力下,勒星顿成为麻州华人投票率最高的城镇.

 

在美国,你要有话讲,你要人家听你的,你就得参加这个主流。城里头,我们学校要怎么样,要雇多少人,这些决定不是一两个人决定,是我们大家,我们都应该有意见。 我们选了区代表,区代表替我们说话,你要不去选的话,那你就等于没有声音。

 

黄鹰立是今年全国共和党代表大会,麻州唯一的华裔代表,他对参政重要性的理解更形象具体。

 

政治就象这样,比方这个野餐会桌子,所有吃的都在桌子上,哪些控制政治运作的人都坐在桌边,如果你说不愿意参与政治,那就是说,你不愿意坐到这个放食物的桌子边。也就是说,你在外面等著别人给你扔块骨头出来。

 

更多的华裔,他们参政是为了自己在美国出生的后代能不受前人之苦,立足主流社会为中国人未来的利益,必须得进入主流。因为我们是少数民族。当然你也晓得,二次世界大战,美国和日本打仗的时候。在这里的日籍美国人都被关在了集中营。这也是美国历史上不光荣的事情了,但是也发生了。

 

二战时期,全美共有12万名日裔美人被迫离开家园,关进拘留营, 过著近乎囚犯的生活。其中包括了老人和孩子。那些人当时被关进拘留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是日本人的后代。然而日本政府在二战时的所为,跟在美国社会出生长大的,本来就是美国人的日裔,是毫无关系的。

 

这里的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吃了苦以后,他们人数比华籍人少,战后他们马上就选出议员。参议员,众议员他们都选他们了解的。没有这些保护他们没法生存。

 

政治和政府是分不开的。政府每年从纳税人那儿征收来很多钱,同时它又是全国最大的开销者。政府的一个预算动则上千亿美元,这些象天文数字的开销都是纳税人的钱。政府每年也要通过很多法律,医疗保险、赠税、减税、移民政策等,政府的决策会直接影响到民众的利益和日常生活。积极参予政治,无非是参与到政府的决策过程中,表达自己作为选民和纳税人的意见,使政府的决策更能顺应民意。

 

华人参政例一 ? 80/20促进会

 

尽管华裔作为整体还没有成为美国政治主流的一部分,但是,他们中的一些有志之士正在努力改变这一现况。

 

何毓琦先生和几位美籍华人老前辈,包括前特拉华州副州长吴仙标,加州伯可莱大学已故前校长田长霖,著名华人社会活动家陈香梅女士等六位人士共同创立了最大的亚裔政治团体80-20促进会,为了改变亚裔,尤其是华裔,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不大的局面.

 

美国政府自己发出来的资料。在学术界,商业,政府机关里,按照比例讲,中国应该做到很高地位的。都没有,而且中国人就是做得稍微高一点的,这样的管理的地位的人,不但比黑人数目少,比西班牙人数目也小。不能说中国人没有本事,那是不可能的。

 

亚裔80/20促进会的方法是在美国总统大选中争取能集中80%的亚裔选票, 以集中的选票起四两拨千斤的效应. 所以亚裔投票率要高是起影响的关键.

 

参与政治,一种方法是积极的投票,表达对政府决策的意见。另外,公民也可以直接投身到政治中去,竞选各级议员。

 

华人参政例二: 参与议员竞选

 

麻州纽顿市居民,电脑工程师谭继欣是想投身政治的华人之一。她目前正在竞选麻州州议员。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去改变华裔在美国主流表现不够的形象。

 

我在这里长大,在美国梦中长大。我很荣幸,现在我能有机会跟大家一起向前迈进一步。

 

就是向其他的美国人展现,我们是怎样一群美国人,我们如何也真正是这个大社区的, 这个我们称它为美利坚合众国的一员。

 

谭继欣是出生在美国的第二代移民,谈继欣的父母是60年代移民美国的台湾留学生,在家中三个女儿中,谈继欣排行第二。跟许多华人移民家庭一样,谈家注重孩子的教育。谈继欣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电脑工程师,在决定参加竞选州议员之前,她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的主管。

 

我的教育告诉我,如果我愿意付出劳动,愿意吃苦, 我的成就都取决于自己。

 

这个两个孩子的母亲,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电脑工程师,在社区活跃,乐意为大家服务。在社区服务中,她感到本区现任州议员没有很好的代表民意,政府的一些政策也不合理,有待改革。她萌发了竞选州议员的想法。

 

我竞选议员,是因为我认为我们的社区需要在州政府里有更好的代表, 立法委需要更平衡, 老实说,我觉得政府需要来当头一棒。政府需要象一个企业一样来管理。

 

很多华裔参政都是从零开始。到目前为止,麻州的议会中还没有华裔代表。她的行为成为当地社区引人注目的的事情。

 

她作为一个生在美国的亚裔,她看到了在她的人生经历当中,她的父辈来到这里做为移民,而她做为在这里生长的一代新人,她希望在教育方面,能更多的争取到亚裔在美国生活得更好。再加上对于我们这个华人圈来说,希望把美国当作自己真正的家园。而这个地方在麻州,所以她愿意为这个做出一点努力和义务,我们都很支持她这样的行动。

 

多点中国人参政,可以帮助中国人社会地位也好,政治地位也好,各种方面都能帮助到。所以我很支持她。

 

我相信,如果我能竞选成功,会给更多人鼓励和促进。他们会说:嗨,她能做到,我们也能做到。这个经验可以影响其他的共和党人,其他电脑工程师,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人,其他的亚裔。 如果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政治经历的个人我能成功的话,很多的老百姓会说,嗨,我不用是一个专职政客,也可以为我们国家尽力。如果有更多的老百姓出来代表人民竞选,那很好。所以,我希望我的经历对他们也是一个鼓励和借鉴。

 

投入社会服务需要付出很多,为了竞选州议员,谈继欣把自己事业放置一边。她每天都要花时间走出家门,在镇里一家一家的敲门,向选民介绍自己,听取居民对各类事务的意见. 在社区的很多聚会中,都能看到她与当地居民交谈、了解民意的身影。

 

I think there are a lot of doors open to us, but you have to willing to walk through the door, nobody will pick you up and carry over to the other side. 我认为有许多机会的大门向我们敞开著,但是你得愿意走进去。没有人会把你抱起来,抬进去。

 

公民的义务与责任

 

参与政治,除了可以保护自己的利益,投入主流社会。参与者还必须踊于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见,特别是参与竞选的人,他们必需听取民意,为民服务。这也是对社会的一种回馈, 尽一份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就是说你从个人利益角度看,也应该为社会做些事情,不要叫美国人讲你只是来享受他们的福利。对公共事业一点不做。

 

我觉得,对个人有益,对我们的社会,美国也会受益。 如果各种团体、不同的个人都来参与。

 

我觉得需要有人去做,这方面我比较擅长。我也比其他人更有条件。我家里人很支持我,我不用跟他们争斗。我的家庭也不会因为我竞选而受苦。我丈夫有很好的工作,我也不会把我们家的经济弄垮。有些人为了和我一样的尽他们的社会责任,需要牺牲更多。我很敬佩他们。但我觉得我很幸运,所有这些条件都为我准备好啦。如果我不利用这些条件做一点对那么多人有益的事,那是一种浪费。

 

谈继欣把参与政治,竞选议员当作自己服务社会的使命[她的参政得到了现任麻州州长MITT ROMNEY 和副州长KERRY HEALY 的支持,他们希望谈继欣的成功能为两党制的政府多一些平衡。

 

这次我女儿参加竞选,我的朋友都觉得是一个很骄傲的事,大家都很高兴,很支持她。

 

只要你是华裔美人,只要你竞选,不管是那一挡,我一定支持。

 

不参与政治的日子已经过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未来需要我们参与进来。

 

你们现在在美国,在美国,政治不是危险的。而不参与政治危险的。

 

从一八八二年的排华法案到现在,华人走过了百年的艰苦旅程。在这段历史上,华人没有政治地位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华人参与主流社会的政治。当然,不同人对参与政治有不同的理解。有人惧怕政治,有人为了私利想利用政治,搞政治,也有有志之士为国家兴衰而投身于政治。但是,如果我们把参与政治理解为参与国家的治理,为社会付出而不是得到,政治就不是一个可怕或肮脏的字眼。

 

(华人来到美国的意义不仅仅是在美国成家、立业、工作、付税。在我们美国享受民主自由的同时,是否也应该有一份关心社会、参与国家政治, 参与国家的治理的责任感呢?) You can use Chinatown voter registration footage again.

 

万事都有第一步。参与选举投票就是这第一步。观众朋友们,今年你有没有去注册选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