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人政治观-即使跪票仍是冷漠

无国界华人网 - www.globalsino.com

Emaildirector@globalsino.com

 

一位近年来不遗馀力推动华人社区参政议政工作的热心人士说过,「现在不是公开呼吁的问题,华人社区几乎到了跪票的地步,就是为了请求他们能出门投上一票。」不过可以很悲观的说,今天即使有人去跪票,华人社区的投票率都不会大幅上升,改变不了政治冷漠的现实。

 

最近在网上看到有此一说:「网友对目前中英文主流媒体重点报道的话题诸如人头税、联邦大选等都不怎感兴趣,远远不如与移民生活较为贴近的诸如工作、经历、情感及房子等方面的问题那?受人欢迎。缘故有这麽几条:这些东西距离移民的现实生活比较远,人头税和排华法已经过去百把多年了,属於历史旧账;而联邦大选究竟会给民?当然包括移民带来什麽大大地值得怀疑。再说,有那麽多华人头头脑脑愿意出面,愿意代表,就让他们去操心费力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加之华人内部总闹不团结,也使不少人觉得心烦。再说,就新移民而言,大家都很忙,刚来不久的自不待言,而已经安稳下来的又想尽力提高生活品质,实在没有闲功夫去张罗身外之事。」

 

很清楚许多华人视政治选举为「身外之事」,自有人会出头,相信这绝非个别人的想法,特别在新移民圈相当有代表性。在海外各人自扫门前雪是华人的遗习,你像吃惯中餐一样根深蒂固,现在也没有一个神仙能改变这种现实,所以真要有人去跪票,我只能当其是阿Q,自我满足而己。

 

是否华人基因中就完全没有投票意识,当然不是,看看香港、台湾选举的高投票率就可知道,尤其在台湾投票的狂热连西方社会都叹为观止,只是在海外即使有更佳的投票环境及机制,仍难以调动华人的投票兴趣,这是生活环境及传统使然,并不需要太过紧张。

 

华人移居海外,背负的重担就是很简单的生存下去,生存的更好,让每个人都能有参政的热情,那是太理想化的期望。第一代华人在生活重负之下,融入主流社会的能力及经验都很差,而且往往有种自卑感,处於社会政治的边缘,能激发他们参政热情的因素,大多是偶发性的一些受欺侮的事件,导致他们奋起争权益。加国的大型华人政治团体,早期都是因反抗主流社会不公正对待而联合而成,如W5大学校园事件後就联合起一批老侨及华人留学生,组成争取华人权益的组织。即使连华人餐馆会也是因为对抗政府烧腊生检查制度而形成。

 

到如今人头税的问题,也激发起华人的参政投票愿望,道理很简单,就是受到压迫才去争权益,而在平时风平浪静之时,大家还是忙於扫好自家门前雪。

 

很多人会批评华人政治的劣根性,完全没错,但这种现实存在於整个海外华人世界,可能要移民数代後裔才能改变的局面。今天去跪票依旧是冷漠的现实。

 

但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探究的是,为何华人容易感觉受歧视、受不公对待,然後才拍案觉醒呢?作一个未必妥当的假设,如果有人煽动称一个候选人有歧视华人的言行,那相信华人社会必愤而攻击,当地华人投票率也会增加很多,最近发生的「CHOW CHOW」事件就是一例,一位自由党背景人士公开调侃华裔候选人邹至蕙(Olivia Chow),在博客日记中以「自出生就分开了」为题,将对方的照片和松狮狗放在一起,松狮狗英文为「Chow Chow」,与邹至蕙的英文姓氏「Chow」相同,虽其称是文字游戏,但侮辱之意不言而喻。事件曝光後马上成了「华人与狗」的大风波,连中港台传媒都跟进报导,比真正的联邦大选议题还热。许多华人如没此事爆出,还真不知道加拿大马上要大选了。从中可见华人关心的不是主流政治,而是不容成为被歧视的对象。

 

这很能反映出华人社会在政治上缺乏自信的现况,仍是以弱势族群面貌面对社会,了解一个候选人往往只从他对华人的态度作决断,并不关心其政纲政论,所以很容易受道听途说影响,只要有人说这个候选人对华人不好,不查真伪,就对这位候选人打上负分,这实际上对己对人都不公平。

 

华人社区有不少热心之士,积极争取华人在选举中出门投票,这种热诚值得推崇,但非常遗憾的是,他们即使跪票,能有多少人会受感动呢?大概只能如愚公移山那样,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作者: 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