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把【无国界华人网】加入收藏夹>>>全球华人信息

在法国搬家

2006-03-12

终于坐在了新的小窝儿的电脑前,这个屋子不是很大。但是很安静很整洁。到巴黎已经将近两年了,算算竟然已经是第四次搬家,希望这可以是我离开法国前的最后一次。老话说搬家三次等于火烧一次,但我这可怜的经过一又三分之一次火烧的家却是象我一样越来越丰腴。
刚到巴黎的时候,住在我的一个远房表弟家里,那是9区的一幢老楼,象巴黎的其它楼一样的古老而安逸。不过,虽然表弟和未来的弟妹一直都很热情,但二人世界中的灯泡却不是那么好做的。那短短的半个月,时差还没有完全倒过来,就在无穷无尽的寻找中打发掉了。不过,毕竟有了自己的小窝,于是,在一个下着雨的下午,去IKEA买了新的被子和枕头之后,就拖着箱子开始了新的生活。
新家也在巴黎9区,蒙马特高地的脚下。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右边,是著名的文化区,有美丽的圣心教堂和无数艺术家流连的广场及咖啡馆,而左边,却是以红磨房为代表的情色天地。每天,我都会伏在我的阁楼的小窗子前,观望着楼下的形形色色的抱着不同目的来来往往的人群,或者望着山上的圣心教堂浮想联翩。闲下来的时候,也会沿着不同的路上山,
沿途欣赏着别致的老房子,散发独特食品香气的老店或隐藏在这些小巷中的历史遗迹。在巴黎,我有很多朋友,所以我的小窝常常是高朋满座的。我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大家在这里聚会聊天,谈论彼此的生活,这里几乎就是一个小小的交友沙龙了。在这个小天地里,我熟悉了巴黎的生活,也熟悉了如何对生活负责。
在这里居住了大半年之后,陆陆续续有一些朋友来到了巴黎,请我帮忙找房子,恰巧我打工的那个店的老板要为店铺楼上的两室一厅找个新的房客,于是我便和几个朋友一起把它租了下来。这个房子紧挨地铁口,交通十分便利,上楼之后就是厨房和客厅,里面有一大一小两间卧室和卫生间,厨房很大,这对于喜欢美食的我来说,的确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客厅里住了两位男士,一对儿小夫妻占据了大卧室,而小卧室就成了我的窝。我们在那里居住了将近10个月,这十个月中发生的故事实在太多了,多的难以一一记述,但这十个月的生活也足以让我们明白,在个人私利面前,团结是多么不堪一击的东西。这个家租给我们的时候,是不带家具的,我们这些囊中羞涩的穷学生为了节约每一分钱,每天天黑之后去街上游荡,拣回了一样又一样可以使用的桌椅甚至书柜、床和冰箱,搬家的时候,刚好遇到巴黎地铁大罢工,我们吃力的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裹,一次又一次的步行来往于新旧两个家之间,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是很辛苦的,然而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当时大家的兴奋以及我们围在一起边吃饭边讨论未来时的快乐。可惜的是,这样的快乐并没有持续很久,慢慢的,一些生活的琐事影响了大家的关系,也或许是因为共同的生活使彼此过于了解,欢笑越来越少,抱怨却越来越多,相互之间的猜疑使原本就被学习和工作搞得万分疲惫的日子更加难过。最后的几个月中,客厅里的房客换了又换,直到我们终于决定退掉房子,各奔东西。于是,一个星期日,我的一个朋友帮我找了一辆很大的货车,我和那对儿小情侣将全部行李装车后,带着对未来的茫然,来到了我的第四个家。那是一套12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就在巴黎的中国城附近,共有四个房间,三个卫生间,一个厨房和两个大阳台。我的家具最多,所以我选择了最大的那一间,面向一片美丽的墓地,而那对儿小情侣住在我的对面。另外两个房间转租给了几个南方女孩。我曾经以为那会是我在法国的最后一个家,在住进去的第一个夜晚,就着外面的街灯灯光啃三明治时,我还在计划着等来电以后要如何安排这些物品,如何在夏天坐在阳台上对着静静的墓地写文章。那段日子是相对平静的,每天就是上课复习写东西做饭,说实话,我喜欢宁静的日子,因为每次搬家,都要打无数电话写无数的信来通知很多地方改地址,还要重新申请电话号码,更换房屋保险,这种种琐碎而又必须做的事情往往让我近乎疯狂。不过,天不随人愿这句话在我身上又一次得到了验证——由于房东的不讲信用,我的第四次搬家行动开始了!万分幸运的是,这一次,我竟然在我向往以久的拉丁区找到了一个住处,房子不大,当我将满满一货车的行李和家具运进去之后,已经没有太多的活动空间了。但即便
如此,我对这个小屋子依然无比喜爱,甚至那些无聊的改地址之类的麻烦也变的很有趣,因为我每天所经过的路都记录着我在法国第一年的学习生活,索邦大学,先贤祠,卢森堡公园,圣母院,塞纳河,书店门口的旧书摊,还有路边点心店里散发诱人的甜香的棍子面包,这一切都让我觉得我依然是那个初到法国的傻丫头,内心充满了对文学和艺术的渴望。如果说我在蒙马特高地的第二个家周围遍布着毕加索这一类画家的足迹,那么这个家便是处于无数作家和科学家的包围中了,左边的学校曾经孕育了雨果和巴斯德,居里学院旁边的先贤祠里
长眠着伏尔泰,卢梭这些伟人。而我们中国人的骄傲——钱钟书,傅雷,巴金等诸位前辈
也钟情于这方净土。每天,我呼吸着充满文化气息而又略带青草味道的空气,我坐在电脑
前面平静的写着论文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愉快的去学校教课,我开心的为自己准备可口的食物。我不敢奢望这样平静的日子可以永久,但我真的在祈祷,但愿这真的是我在法国的最后一个家!

华人如何在法国就医看病
什么人可申请加入法籍?
在法国开车的体会
法国亲身就医的经历
巴黎的六大火车站
法国人看待华人心态复杂 原住民对华人既爱且怕
法国实用及紧急电话号码
初遇法兰西 
感受巴黎的中国城 

【无国界华人网】B2B版

出国必经程序大全

大学生及研究生的天空

国内/国际乘机航班必读

护照办理/延期

出入境手续

留学申请的基本步骤

国际婚姻-跨国婚姻

国际贸易动态

海外留学生活

【无国界华人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