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把【无国界华人网】加入收藏夹>>>全球华人信息

法国见闻

2006-03-12

受部派遣率团组赴法国阿尔斯通公司考察。我们乘坐的飞机由北京起飞,途经阿联酋于次日清晨抵达法国戴高乐机场,在办理手续出空港时,我突然感到如此大的机场,来往旅客相当之多,依然是静悄悄的,彼此之间谈吐声音非常之文雅.纵然是排长队,但工作人员办事效率高,很快就办好了手续。
法方开来旅游大客车迎接我们,先送我们去法国人开的自助餐馆用餐,一张长条形的桌上摆满了一盆盆的菜肴,刚开始不知到法国菜的味道如何,担心盘中放多了吃不下,就先来一点尝尝,类似包菜的蔬菜得生吃,好在翻译小方来过法国,他告诉我们用作料凉拌大胆放心吃,饭桌上的酒和饮料品种亦很多,还有许多种奶酪和面包。这种自助餐的形式的确好,有选择的余地,法国菜味道不怎么样,这大概是不同国家民族的饮食习惯吧。
大客车沿着高速公路驶向克洛索,这是介于巴黎与里昂中间的一个小城市,据说当年邓小平赴法国勤工俭学就是在克洛索钢铁厂打的工。到了法国一切都变得快节奏,法国人开车相当的猛,一股劲儿往前开飞车,好在大家都得带上安全带。
我们下榻在一个法国老太婆开的旅馆,五个人住三个房间,那个老太婆似乎与翻译小方很熟悉,只见她眉飞色舞地与小方交谈,小方边谈边给我们翻译,原来是法国的旅馆规定不准两个男的或两个女的睡同一房间,只要是一男一女就可以睡一房间。我们是中国人,对方公司头头定房间时已打过招呼。法国禁止同性恋,住旅馆有这个规矩,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
旅馆的设施不错,尤其是洗手间地面铺上雪白的大毛巾,这是防滑的举措,解手后冲便器的水呈淡绿色带有香味,难怪呼人们夸法国是盛产香水的国家。
克洛索大大小小的街道都非常的干净,路面象水冲洗过一样,一点儿灰尘也没有,在农村大凡空地都是绿油油一片草地,我在法国一个月,皮鞋从未擦过,依然是光光亮亮一尘不染。
长时期来对法国的认识,只知道他是个资本主义国家,有世界闻名的爱菲尔铁塔,有著名的艺术天堂罗浮宫,盛产香水,是个美女云集的地方。对他的了解甚为浮浅,这就加深了对他的神秘感和好奇心。
我们这一行人都是从事技术和科研工作的,加之我与对方的一些工程师已经有过接触,因而双方谈起来就不感到有什么拘束,工作之余什么都谈,大家从不议论政府发生什么,那位马可先生说得好:“我们不管那个当政府的头头,最关心的就是球赛”,原来他曾经是一位有名气的足球运动员。
马可先生有四个孩子,这在法国是不多见的,按照法国的政策要受到奖励,政府给于多种补贴。他们也有医疗保险,哦,原来法国把社会主义的公费医疗也学过去了。每个月都得交养老保险金,退休后的养老金是退休那年工资的百分之九十五。
他们相互之间从不打听别人的生活和隐私。各人开多少工资除了老板谁都不清楚,到了银行一打单,比上个月多了,表明工作做的出色,自已心中完全有数。下了班马上乘车各奔东西,除了亲密朋友之外,各人住在何处谁都不知道,就连老板也不清楚。相互之间如若拜访,事先必经电话联系,就是亲人之间来往亦是如此。各人都有自已的自由空间,尊重别人也就方便了自已。见面就问对方这个月拿多少钱与见到女士就问她的芳龄,法国人是很不乐意回答的,讲的不好听的话是不礼貌的举动。国人习以为常如同萝卜白菜一样的家常便饭,看来值得深思。
如果法国人能邀请你到他家聚聚,这就是对你的最大的信任,尤其是对来自异国的人来说,通常不多见。我们一行人能够被邀请相继去许多同行家做客,其事出有因:刚开始每谈完一个问题接着就去现场看,车间总是有个领工员跟着我们,我就告诉马可先生,让那个领工员去忙他的吧,马可先生笑了一笑:“他是老板派来的,怕工地上不安全。”哪里有什么不安全?!于是我们给他取了个外号:KGB先生,第三天不见他来,问了马可先生说是腰痛犯了,我倒关心起他的腰痛,正好公文包内有国内带来的膏药,请马可先生转交给他。又过了一天,他匆匆赶来对我说:“这膏药真灵,好了,不痛了。”并邀请今天下午去他家做客,请马可先生也去陪客,我们与他初次见面,我正在考虑去还是婉言谢绝那一霎那间,顿时想到临行前部里一位负责的交待过,去法国还有个增进中法友谊的任务呵,马可先生说:“去吧”,我当然是求之不得。
去后,法国人的热情接待就不用说了。就这样对方的工程师先后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做客,显示出他们那种难以用言辞表达得出的绅士风度。每个人家的房子都是一栋小别墅,有宽敞的花园,大都是住在乡村,几乎家家都有两部小汽车,爱人都不参加工作。据说他们的汽车和房子都是分期付款的。
由于有优厚的收入,爱人就不需要上班,安心在家主持家务,吃的方面只占收入的十分之一,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已特有的收藏爱好。马可先生喜欢收藏中国的篮子,各式各样吊满那房间,收藏的中国茶叶其品种之多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并能讲出一套套品茶经来,他的收藏品中还有现时在国内也不多见的骨制麻将,并有用法文写的麻将说明书,只是他看着说明书怎么样也弄不清怎么玩法。又如另一个爱好集邮的,有好几个房间都是收藏邮票的柜子,连文革时期的各种邮票他也有,并且很齐全,在法国国内小有名气,有个柜中摆满了集邮参赛的奖品,这位集邮爱好者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花在集邮上,连陪同我们去里昂玩还要抽点时间去集邮市场逛逛,可谓敬业也。他送给我们每人一小包邮票,至今我还不时拿出来欣赏欣赏。
在他们每个人的工作地方,都挂有各色各样的图片,你爱好什么就挂什么,当然也有挂模特儿的人体艺术,车间现场也不例外,老板只要求他们干好本职,对于员工的其他爱好是从不顾问的,有次在聚会上老板请客,老板边饮酒边说:“我们的工程师,他们的夫人是谁?他们住在那儿?啊,我都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这不是我管的事。”接下去就夸他们的工程师如何能干,他很放心,最后他说:“今天我的工作就是陪大家吃好,喝过瘾!”由此可以看出老板与员工的关系:工厂搞不好,员工收入少了,甚至工厂倒了台,大家失业,老板也会被上头的大老板免职的。
刚开始接触的的都是白领,很想了解蓝领的生活,乘与老板交谈的机会提出要看他们的喷漆操作,老板告诉我们在专门房间内喷漆,由于产品经常变动,故采用人工操作(这与当时国内差不多),老板接着讲:“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谁干这活拿的钱与我一样多。”老板简短几句话道出了蓝领的生活,只要你好好干,收入都是不错的。
在现场我们看到宽敞明亮的厂房内,工人认真的操作,干活都有定额,干不完不能下班,也不要你多干。大部分都是流水线,都是高等级的技术活,一个大厂房内操作人员就是七八个,正因为干活的人少,当然收入就高。马可先生介绍,这些工人上岗前都得经过培训,经考试合格,方能上岗。大学生毕业后进他们厂,不是马上就坐办公室,先得进工厂办的学校学段时间,再到车间当个组长,带几个人干活,经过一段时间考核,发现行的话才提上来从事技术工作,如果不行那就自找出路了。
法国各大城市都有劳动市场,市场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具有熟练技术的工人,因而工厂不愁没有人干活。需要什么特殊工种就找劳动市场,这与国内某些地方差不多,工人当然就得好好的干,要不然如果出了质量问题,一次二次扣钱,事不过三就得走人了。马可先生说大凡在厂干的都是技术能手,在我看来如果要是评什么劳模的话,那些干活的一个个都可以评上劳模,每个干活的精神面貌都相当不错,尤其是五十多岁的老工人,其精力不亚于年青人。
我怀着好奇心问马可先生有没有跳槽的,马可先生笑道:“你跳了槽,那个厂的老板又不是傻子,他们总得搞清此人为什么要跳槽,有本领的嫌待遇低要跳槽倒好说,如果那个工厂不要的人,这个厂也得考虑考虑了。其实每个老板都有办法留住人才,这也是我们老板能被公司大老板聘用的本领,老板搞不好同样也要走人。”法国有失业救济,在一定的时期内可以去领失业救济金,但生活就不能象上班时那样大手大脚了。
这个厂的每个车间我们都去过,有的去好多次,工地上都是干干净净,那么大个厂房没有一条板凳和椅子,八小时工作,上午干完两小时到休息室休息20分钟,喝饮料、聊天、抽烟,接着再干。领工员的责任就是负责全车间的运作,万一那个岗位工人因故未来,他就得顶上干活,由此可见其手艺的全面。午餐是免费的自助餐,半小时吃完再干……。
法国阿尔斯通公司下属的这样一个工厂只有五百多人,其产量和效益比国内同样类型的万人规模的大型企业还要高,这不得不发人深思。
法国工厂有没有工会?据说是有,有几个人,老板给他们开支,是不是黄色工会谁也说不清,在车间我看到有几个人发传单给干活的工人,经了解就是工会的人,传单的内容是鼓动工人罢工,那些工人看也不看,顺手就丢进垃圾桶,工人烦了他们。大家都清楚,一旦闹罢工,老板倒霉,最终倒霉的还是干活的工人。
在法国,无论是走在街上、在公园里、在机场候客室、在咖啡厅、还是乘地铁,人们相互之间都是宾宾有礼,甚有君子的风度。过去曾有人指责这是资本主义的虚伪,现今看来此文明风气在我国各处也累见不鲜,但尚有待进一步发扬广大。
举个例子,我们经常乘住地铁和大巴士,进入车厢都是女士优先,从未见过争先恐后抢位置的,遇到女士站着的,男士们都主动让出座位。
咖啡馆桌位很多,每张桌子就是一位或两位客人,如果你要是坐到有客人的桌位,那事先得征求那位客人的许可,否则就是对那位客人的不礼貌。
在马路上散步,一位女士(或者男士)一旦要越过你总会向你打个“对不起”的招呼。“谢谢你”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语。
有几次法国朋友陪同我们乘“TGV”高速列车去巴黎和里昂游览,“TGV”时速每小时二百五十公里,每隔五分钟发一趟,是无人驾驶的高速列车,车厢内比较空(法国铁路不景气),每次乘坐车厢内都特别宁静,从没有见到过吵吵闹闹的。
有一次,一位法国朋友从另一车厢买来许多饮料,并悄悄的、很神秘的对他的同伙讲了什么,这位同伙马上起身去了,翻译告诉我,原来他看到卖饮料的法国女郎长得很漂亮,也让他的同伴去欣赏欣赏,顺便聊聊天。过了一会儿回来了,他也要我们去看看,大家乐呼呼的笑了,就推翻译小方当代表看看,翻译回来说长的并不怎么样。看来选美的标准各有不同。人的美外表固然重要,但其气质、风度、修养这些内在的美同样是不可缺少的,要不然就成了所谓的“绣花枕头”,外表好看,内里是草。那位法国女郎做生意热情也就博得顾客的好感,生意当然就会兴隆。
在街上不时碰到小朋友热情地向我们问好,法国的小孩长得特别可爱,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父母对孩子从小就严格要求,从不溺爱,小青年上学读书普遍都很刻苦,孩子长大到十八岁就自动离开父母独自谋生,政府设立“青年旅馆”给青年走向社会创造条件,这与我国的青年的现状成了鲜明的对比!
法国与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一样,在一些城市里允许存在红灯区,他们严格打击暗娼,其更本原因在于有效的防止性病传染和扩散,对红灯区的小姐定期检查身体,发现有毛病就不允许上岗了。为什么要设立红灯区?这是这些国家为了解决社会现实存在的大男人找不到对象,解决不愿意结婚的单身汉性生活的需求,总而言之是解决部分人的需求,因而这些国家在性犯罪方面就少的多了。为什么资本主义的红灯区能存在到现在而不消亡?这是值得人们深思的一个问题。
法国辟有森林公园,男女可以在森林公园内裸体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的美,这些公园都远离城市,据说某些公园亦有一块地方是供人们裸体休闲的,这个地方四周都是树木,看到画报上有所谓裸体的行走在街上,这只是极个别的某些人,警察会出面干预这种不良行为的。一般在公园内指定地点裸体的极少看到年青人,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如果普遍出现不良的行为,那这种公园就不可能维持长久。
据法国人介绍,能够进红灯区当小姐的必定要具备良好的自身条件,并不是是个女的就可以去那儿上岗,她们的收入比总统的收入还要高,话又说回来,去那儿上岗的实在是个苦差事!在法国,你如果要竞选什么议员之类的,就得洁身自爱了,否则有人揭发你的私生活不轨那就当不成议员了。
旅居法国的华人不少是以开餐馆谋生,我们在克鲁索的日子里常在华人开的中餐馆《北京酒家》用餐,餐馆的老板娘原在柬埔赛做珠宝生意,在红色高棉执行惨无人道时期,她携带两个女儿逃了出来,以难民身份定居法国。店里的伙计是个学建筑工程的大学生,也是那个时期从柬逃出来的,能讲一口流利的法文。老板娘不会讲法文,看到我们去她餐馆用餐,就象见到亲人一样,跟我们无所不谈。
老板娘喜欢打麻将,无奈没有对手,经常是老板娘和伙计一人开一部小汽车接我们去她的餐馆玩麻将,玩到晚上12点招待夜宵后,又开车送我们回旅馆。
从老板娘的多次谈吐中,对华人在法国的情况有个大概的了解。法国对华人开的餐馆有两种缴税办法,一种是实行固定税制,按月交纳固定的税,这是针对规模小的餐馆。另一种则是按营业额按月纳税,都是实施计算机管理。据法国方面介绍,政府对偷税、逃税打击的力度相当之厉害,由于法制严格,谁也不会去冒巨额罚款,甚至于破产的危险顶风作案。
法国政府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对法国的个体户与其他企业一样,都得按月交纳养老保险金,一旦到了退休的年龄就可以享受退休金。这位老板娘对法国一切都感到满意,唯一的心愿是带两个女儿到巴黎的华人区安家落户,这样就容易找到如意的华人郎君。
老板娘介绍了一般的法国人不原意与华人做邻居,究其原因,值得国人深思。其一,华人的饮食习惯于起油锅炒菜,油烟大,特呛人;其二,华人动不动就大声嚷嚷,乱丢垃圾;其三,华人不拘小节,喜欢问东问西,时常问一些法国人认为是隐私的东西,故而造成对方敬而远之;其四,华人家里什么都是宝贝,到处都是脏鞋子、旧衣服一大堆。这些习惯当然有其悠久的历史,到了另一国度,自已认为是无所谓的,别人看起来不习惯,惹不起当然就躲得你远远的。由此看来,华人在法国如要找对象最好还是找华人为妙。
法国人口出生率逐年下降,法国虽然出台政策鼓励生孩子,但法国女人一般都不愿意早生接班人,加上法国男人浪漫惯了,不是晚婚就是打单身,法国女人找对象往往就找在法国定居的阿拉伯人,一旦生了孩子,两人要离婚,双方都争着要孩子,一旦打起官司,常常弄得政府也感到头疼。
法国人口少,劳动力昂贵,许多地方出现无人售货机,小街上摆的蔬菜摊、水果摊,还有报纸摊,均有无人售货,一袋一袋标明价格。对于收入丰富的人来说,谁也不会为这些廉价的东西而做出有损人格的举动来,支撑一个文明国度的,靠的是丰富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当然这也与孩子从小就受到优良的品德教育密切相关。法国各个城市都有规模相当大的超市,超市内什么东西都有,购物相当方便,就食品、水果而言,其价格比国内贵不了多少,他们最贵的就是美容化装品、衣服、皮鞋之类的。我们常去超市买水果,法国水果大都是从西班牙进口来的,一批水果如黄香蕉苹果,如果今天卖不完,到了第二天就会降价,其实外表看上去还是挺新鲜的。
在法国同样是一个品牌的东西,在不同的商店里就会有不同的价格,法国有为贵族高薪阶层服务的商店,也有为平民大众服务的《大地商场》,举香水为例,在大地商场每瓶12法郎,同样品牌的香水,在为贵族上流社会服务的商店就会卖到50法郎一瓶,这些贵族上流社会人物宁可买贵的也不会去光顾大地商场。这些国人看来是无法理解的,其实仔细想一想,绅士就是这样,似乎进了大地商场有失他们的身份。写到这里我联想到现今国内的豪华宾馆、豪华饭店亦是如此,那是有身份的公仆们才会进出这些地方,所不同者这些公仆们不用掏自已的腰包。
法国是众所周知的资本主义国家,我在法国一个月,时间太短,可能发现不了资本主义丑恶的一面,法国同行当然只会介绍他们的技术和工艺的先进,介绍他们设备的先进,介绍他们专家的敬业,法国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是良性的竞争,你的能力强我要努力超过你,而不是搞什么小动作…..。法国公司的技术岗位没有终生制,谁有技术本领谁就上,因而每个人工作都很努力,这与目前国内的某些民营企业完全一样。

法国实用及紧急电话号码
初遇法兰西 
感受巴黎的中国城 
在欧洲大陆走南闯北
在法国迪斯尼寻找童趣
带三张卡游巴黎

【无国界华人网】B2B版

出国必经程序大全

大学生及研究生的天空

国内/国际乘机航班必读

护照办理/延期

出入境手续

留学申请的基本步骤

国际婚姻-跨国婚姻

国际贸易动态

海外留学生活

【无国界华人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