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无国界华人网首页    

留学生故事:我的男友在国内已有了老婆和孩子

2005年05月26日 15:44:47  来源:网易出国

写在前面:

写了很多期中年人的经历,不知道究竟有多大的代表性,也不知道看起来会不会很闷。刚巧最近没有什么电话进来,那么我来换一换口味吧,讲讲年轻,讲讲情感。很多时候觉得只有年轻才经历得起感情的跌宕起伏。哪怕一宿不睡,起来还是没有一丝丝皱纹,水灵灵鲜嫩如花朵。思雨正是这样的一个漂亮女孩,衣服也很漂亮,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起来可爱极了。不过她现在却很憔悴,甚至有一点迷惑地看着我,好像在问: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事情要从半年前说起,关于一个男人,丁黎。

我第一次见他是去年的圣诞节。那一天天气好冷,我一个人在家里又没有什么事可做,也许是因为有点落寂吧,有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去赌场玩,我很高兴就答应下来。朋友来接我,坐进车子才发现车里还有另一个不认识的男孩子,他就是丁黎。他很瘦,一头长发,声音有一点点哑,但很有味道。他并不像很多男孩子一样,看到我就很热情很灿烂地套近乎,他只是淡淡又不失礼貌地和我打了个招呼。一路上的时间是漫长的,从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开始,我和他居然越聊越近:我们同一年出生,我们喜欢相同的音乐,我们居然拥有同一款手机……到了瀑布,朋友去赌场玩。其实我并不喜欢赌博,也不喜欢赌场里的气氛和污浊的空气,仅仅因为是圣诞节,我不愿意一个人无聊地呆在家里,所以才会跟他们来赌场。当面我不好说什么,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赌场里走来走去。没有多久,我就听到一个声音说:“我也不喜欢赌博,一起出去走走吧。”是……丁黎。我还记得那天他穿件白色的羽绒服,长发飘飘……我们一起看圣诞夜的灯饰,一起看彩色的瀑布,甚至在零下20几度的雪地上追逐打闹,那时候我忽然觉得他其实是一个很活泼的人。我想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喜欢他了吧。

思雨在讲述这些的时候是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有一点呆,有一点向往,也有一点不解。讲述的过程中她还间或有些不可抑制的咳嗽,令我忍不住想去拍拍她的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这咳嗽很久了,就是受了风,什么办法都试过,就是好不了。不过你放心,不传染。”后来朋友也从赌场出来了,我们几个人在街上溜达,沿街有很多鬼屋。我很好奇,很想进去看个究竟,可惜我的朋友们不肯进去,说害怕。丁黎站了出来平平淡淡地说:“你想进去我陪你,我没所谓,你喜欢就好。”他一脸坦然,但朋友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开始起哄。我当时就想:进就进,谁怕谁啊?不过……里面真挺可怕,我进去没多久就死死拽着丁黎的手,一直到出来。出来以后,丁黎才甩着手跟我抱怨:“你看看,把我手都掐成什么样了?还有这一手的汗!”埋怨归埋怨,他的眼睛却很温和,像一个长辈看小孩子……现在想想,也许,自始至终,我在他眼里都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吧,想怎么样他就可以怎么样。

思雨似自嘲又不乏幽怨,不,也许是怨恨。这么一个漂亮年轻的女孩子,眼睛里却布满了血丝。

回来的路上,我和丁黎坐在车子的后面。听着我们共同喜欢的音乐,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聊到第二天是boxing day,我和几个女孩子想去逛街,又没有车,丁黎就说:“明天想去哪里?我来接你和你的朋友吧。”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立刻应承了下来。第二天,他果然开了辆车准时来接我和另外两个女孩子。我们都很高兴,问他:“你的车呀?”没想到,他说:“不是,是我租的车。反正我也不愿闷在家里,正好陪你们出来逛街。”那两个女孩子当然是冲我表情多多,我当时说不出的感动,虽然他的口气依然是淡淡的。那天,我替他买了一双靴子。

思雨一边讲,一边摆弄着手机上的小饰物,她的指甲很长很亮,有着精致的图案。她无论怎么看上去都很单纯,家境也应该相当不错,完全是不会用心机的女孩。

那时候,我刚和前任男朋友分手没多久,觉得自己好失败,每天都混混沌沌地虚度光阴。加上我又是独生女,什么都不会做,连饭都吃得有一顿没一顿。丁黎的出现真像阳光一样照亮了我的生活。那时候我想买车,他陪我逛街,挑车,办各种各样的事情。虽然我和他一样大,但他比我成熟得多的多,他会跟别人讲价钱,能一眼看出卖家耍的花招,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怎么去办。断断续续,我也了解了他的身世:他从十几岁就一个人生活,这些年根本没有人管过他,都是他自己养活自己。我觉得他好厉害,好酷。你知道么?他还烧得一手好菜。不管是切菜还是煎炒烹炸他都是专业架势,做出来的菜也是色香味俱全,让我所有的朋友都赞不绝口。我们认识的第一个礼拜他就在我的房间过夜了,我好像根本没有办法抗拒他。其实我知道我不了解他,我问过圣诞节时一起出去的朋友,他们说和丁黎也不熟,根本不了解他,还提醒过我小心点。丁黎有纹身,他自己也从来不掩饰这一点,我的朋友都说这个人很厉害。我把这些话告诉丁黎,他反过来问我:“你觉得我是好人么?反正我不会装好人,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去想。我对别人怎么样,那是另外一回事。”他甚至根本不愿意跟我解释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对别人怎么样,我只知道他有很多熟人,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他的朋友,他对我的确很好,照顾得很周到。交往了一段时间以后,他开始带我见他的朋友,并向别人介绍我是他的女朋友,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心里却是甜滋滋的。直到有一天,他温柔地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我们一起租套房子。”于是我们同居了。

思雨的大眼睛似乎蒙了一层雾水,她并不看我。有意无意,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在尽力地调整自己的情绪。其实故事发展到现在还是一个浪漫的开始,我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么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竟然仅仅是复述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有一丝惊恐,太多不解。

开始时我们还是挺幸福的,每天溜溜狗,买买菜,多半时间都是他在家里做饭,或者我们两个一起吃,或者请朋友来。有时候我们也一起出去,就是坐公交车出去,那我也觉得很幸福,何况多半他能找到朋友接我们。出来这么久,我好像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有人会关心我,可以依靠,而且他……那么完美。我甚至觉得因为他我改掉了一些坏习惯,比如说,乱花钱。以前我花钱如流水,几百块钱放身上,几天就没了,根本不知道花哪里去了,后来,天天和他腻在一起,日子好像过得特别快,很少去疯狂购物了。其实好日子也真的过得特别快。

说到这里,思雨停了一下,似乎在犹豫怎么开口。我想应该是到转折点了吧。

也许是天意吧。有一天他睡着了,我一个人无聊就上网玩。平常我们都是自己用自己的计算机,那天我的计算机出了点问题,就顺手把他的拿来用。没想到……他的msn是自动登录的,我刚打开就有人跟我打招呼“老公……”。我当时还以为他在网上勾搭别的女孩,就不动声色,扮作他的口气和别人交谈,当时心里还暗想:哼,等会我抓到证据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是……你知道么?那竟然……竟然……真是他的老婆!

思雨终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脸哭相看着我,带着哭腔,也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说:“你说怎么会这样?我居然和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在同居!”我轻轻地安抚着这个年轻的女孩,有些心疼:这样的女孩子如何知道人心复杂?

那时候我脑子几乎一片空白,完全是机械地敲着键盘,我能感觉到到自己在发抖,却又觉得很冷,很空,就好像整个被抽离了一样。你能明白那种感觉么?我一边聊一边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可是……那个女孩是一个省长的女儿,以前丁黎在中国的时候他们就认识。那个女孩子二十岁的时候就给丁黎生了一个孩子。然后,丁黎改了年龄随父母移民过来,他现在正在担保这个女孩和他们的孩子移民!我记不得更多了,我知道我打了很多字,甚至还有谈情说爱的片段,可是我完全没有勇气去问什么细节了……我才是第三者……我才是别人的玩物……我爱上了一个孩子的父亲,而他仅仅23岁!!你说,是不是很滑稽?我居然还每天口口声声喊他“老公”!他一直跟我说他在这边单身一个人,原来……是,他们是没结婚,丁黎目前是单身,他这一点倒是没撒谎,可是孩子都有了……我居然和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在同居!!我还介绍丁黎给我的朋友!!

思雨又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底下的话,我几乎是在思雨的咳嗽和抽泣中听完的,甚至我需要时不时拍拍她的背帮助她稳定一下情绪。

我这咳嗽和他在一起就有,那时他还替我拔火罐呢,可是一直没好,刚分手的时候朋友说听着我都快把肺咳出来了。那天和他女朋友讲完话,我都快不行了,当时就要和他分手,可他不让,死也不让我走。他扣我的护照,驾照,什么证件都不给我,把我锁在家里。我怕极了,就什么都没有拿偷偷地溜到了我朋友家,后来他发现了就在我朋友家楼下守了整整一夜。那时候天还是挺冷的,我朋友看着都不忍心,就又把我送回去了,当时他当着我朋友的面就给我跪下了,哀求我留下来。我根本没有反抗能力。从那以后他对我看得更紧了,他不给我出门,踢我的狗,还打我……他练过散打……后来他不给我吃饭……甚至不给我上厕所。可是有时候他又对我特别温柔,求我留下来,不要离开他……我都快被他折磨疯了,他是个魔鬼……他还没收了我的电话,不给我上网,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跟别人联系……他还威胁我说:如果我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他就在中国找我家里的麻烦……要那么下去……我一定会死在他手里的。

看得出,思雨真被吓坏了。我自己了解不少社会服务方面的常识,却几乎没有什么组织或者机构会去帮助这些小留学生,毕竟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是“外国人”。这些年轻的,不谙世事的孩子们,飘洋过海来到这里,有谁能保护他们?我看着思雨的眼睛,尽量温和坚定地对她说:“你可以报警,没有人可以欺负你,没有人可以强迫你怎样。”其实自己也清楚让这样一个女孩子选择报警是多么困难的事,我们都是在各种各样的伤痛之后慢慢长大吧。

也许我还是幸运的吧。这件事之后没几天,他父亲在中国要做一个手术,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他父亲希望能在手术前看到他结婚。丁黎是个孝子,当天就订了机票回国,我们的关系也就此划上了句号。我立刻搬了家,换了手机,离他远远的。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丁黎找我借过两千块钱,他也没说还,我也没敢要。那时候觉得我们这关系,还分什么彼此啊。我给他的是现金,也没找他要过任何收据。当时朋友都说我傻,可是我觉得爱一个人不都是应该的么?何必计较那么多?你说我是不是真挺傻的?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我经历过这一切……由始至终,不过3、4个月的时间,我体验过幸福的顶峰,也经历了最可怕的谷底,像一场戏,有时候真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是……我害怕……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思雨的故事讲完了,我不知道她需要多久才能真地走过这一段经历。幸运的是,我的一个朋友居然和丁黎认识,令我有机会了解故事的另一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