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华裔临时夫妻大透视

 GlobalSino.com 



来源: 人在北美

引言

  无庸讳言,临时夫妻现象在华裔社区已是公开的秘密。
   联邦人口普查局统计资料显示:过去十年来,纽约亚太裔移民年龄多在三十到五十岁之间。
   临时夫妻大部分是那些没有合法身份的新移民。搭伙,是临时夫妻的别称。
   三四十岁的男女,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原本好端端的家庭,由于丈夫或妻子远涉重洋,而出现妻子独守空房,丈夫赤条条闯天下,或妻子远行,丈夫留守的窘况。
   长相思,难相见。一别数载,相聚无期,苦煞多少恩爱夫妻,又使多少婚姻名存实亡。
   不能回国探亲,不能来美相聚。望洋兴叹,望眼欲穿,活脱脱一出现代版牛郎与织女的悲歌。
   远水不解近渴。这些有家有室的男女起初还能挺一段时间,然而天长日久,感情和生理的饥渴愈加难熬。单靠一通越洋电话,已难以消除心灵深处的渴望;遥远的思念,已不能宣泄愈来愈大的生存压力。
   道德观念的恪守与现实生理心理的需求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冲突和矛盾,成了这些孤男寡女无法回避的问题。
   有人说:搭伙者,缺乏责任心,感情不专一,理应受到谴责;也有人认为:在人性面前,一切忠贞烈女之说,都显得无比虚伪,因为它戕害的不仅是肉体还有心灵。见仁见智。有人对此表示同情和理解,有人认为它有悖于伦理,是一种背叛,是一种病态。

寂寞难耐

  失落感,心里空荡荡的。打工一天回到家,面对四壁,心里特别难受,不知这种日子何时是尽头。
   来自天津的张先生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在美国生活,如果没有异性相伴,非发疯不可。”张先生五年前来美,属于逾期居留。他当初语言不通,工作没着落,分不清东南西北,精神几乎崩溃。后来虽然逐渐安顿下来,但心里一直郁郁寡欢。张先生说他给妻子打长途电话非常频繁,但这丝毫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他认为只身苦熬下去毕竟不是个事儿。
   一位在华埠开诊的心理医生告诉记者:前来就诊的华裔单身女性往往患有不同程度的忧郁症。她们的肌肤渴望被抚摸,晚上睡不沉,心里莫名其妙地烦躁。她们中有长期手淫自己解决生理需求的,可是事后,又更加空虚和痛苦。
   没有倾诉对象,满肚子委屈,只能一个人承受。面对空前的压力,国内那一半是万万说不得的,不理解是一回事,徒然增加对方的牵挂。另外,华人报喜不报忧的虚荣,又使这种孤寂雪上加霜。
   盼周末,又怕周末。每到周末,特别是遇到晴朗的好天气,户外阳光灿烂,然而,独自一人,实在懒得动弹,没有一点心情。来自四川的张女士告诉记者:有时真觉得活着没劲,感到是在浪费时光、浪费生命,大好的春光在白白流失。
   纽约健康局去年的一份资料统计显示:华裔忧郁自杀案高于全国平均数,其中女性患者是男性的2倍,孤单是患忧郁症的重要原因。
中年移民好比一棵大树从母国连跟拔起,到新环境里能否成活,谈何容易。
   不少华裔男女在原住地已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结构基本稳定。许多恩爱夫妻,为实现美国梦才毅然分别。不想从此天涯一方,一切美好的家庭生活成为过去,再重逢漫长无期。
   食色性也。健康常识告诫人们:一个青壮年已婚男女,可以一个月没有性生活,也可以两三个月甚至半年不作爱,然而如果长达一两年或更长的时间没有异性的抚爱,心理和生理都会出现变异。一位临时夫妻当事者说:长期闲着,人就废了,肯定会生病,即使身体没大病,脑子也会有病。
   新移民初来乍到,语言、身份、工作和学习都成问题,举目无亲,生存不易,生理和心理倍受压力。包括部分老移民以及留学生在内,由于家眷不在身边,也同样面临寂寞难耐的凄苦境况。
   李先生来美四年,一直想把太太接来团聚。他的住处有六个单间,大家共用一个厕所和厨房。李先生说因为政治庇护没被批准,申请太太和孩子来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他陷入了绝望。苦苦的支撑和等候,拼命地赚钱,却不知何年何月一家人才能团聚。
   年复一年。这些孤单的人,开始每到逢年过节或周末一起坐坐,说说话,聊聊天,舒解一下孤寂的感受。日子长了,聚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也把另外一些孤单的朋友叫来一起聚会,再后来,大家开始彼此介绍男女朋友,开始了搭伙生活。李先生在这些朋友中渐渐与一位名叫Nancy的上海女士越走越近,不知从何时起,他们搬到了一起,开始了同居生活。李先生说,国内那头当然不会放弃。

别无选择

  要生活,至少是为了生存。不少临时夫妻认为:搭伙的人,不是温饱思淫欲,而是饥不择食。搭伙,不是简单的婚外恋,也不完全是对过去感情的背叛。
   对于这些三四十岁的移民来说,正常的天伦之乐,被移民生活彻底所打乱。从已经拥有,到一无所有。
   人到中年异国重新打拼,无论如何是一件残酷的事。
   家住皇后区贝赛的赵先生认为:每个人都有正常的生理需要,男的花钱嫖妓就可以解决,而女人很难启齿,一般都憋着,时间长了,肯定不正常。尖酸刻薄是小事,想不开问题就大了。
   赵先生现在与一位山西籍的女子搭伙过日子。赵先生说,临时夫妻背后隐藏着太多的社会问题,一言难尽。两个有家有室人在美国走到一起,实在是迫不得已。性苦闷当然是一个原因,心理的孤独才难以承受。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临时夫妻现象在华裔社区已较为普遍,当事者们在观念上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障碍。
   有的已婚单身男女并不是不想与人搭伙,而是没有合适的人选,高不成低不就,所以暂时孑然一身。
   今年41岁的王女士来美三年,至今独居。王女士说她不想简单的与人同居,她在寻找一种来电的感觉。王女士认为,两个没有感觉的人在一起,结果是更加痛苦。王女士曾是河北一家事业单位的干部,大学毕业,英文基础不错。王女士说,移民生活始料未及,眼见着自己的皱纹增多,一天天地变老,心中的苦恼更与何人诉说。
   有的华裔中年单身移民,在国内经历过失败的婚姻。前车之鉴,顾虑重重。即使眼前的生活再难,也不敢轻易碰触感情的神经,怕悲剧重演。
   也有的中年人来美后,自己一个人过惯了,对于找搭伙人并不特别感兴趣。
   家住法拉盛来自台湾的陈先生认为:华人的良好传统观念应当保持,但出外的人压力大,不能一概而论。陈先生认为:在海外,临时夫妻现象难免,因为人必须要有宣泄的渠道,任何人都没有能力去抵抗。

彼此搭伙,未必是坏事

  孙女士曾在国内一沿海城市小有名气,称她为贵妇人并不过分。“不敢说前呼后拥,至少是绝对不掉价的人。”同乡介绍说。然而,在大都会移民环境里,这位贵妇人的光环已成为过去,剩下的只是孤影自怜。几年下来,往日的娇嫩,披上了一层憔悴。孙女士说她不缺钱,只是缺一个说知心话的人。终于有一天,这位曾经清高无比的女士,与一位比她小五岁的先生悄悄地搭伙同居,甘渴的心田,终于得到了滋润。知情者戏称,这是“姐弟恋。”
   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的宋女士讲述了她身边的一个真实的故事:小琳,三十岁来美,人长得漂亮,素质也高。商务考察签证,使她无法把丈夫和孩子接来。于是,她试着与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假结婚,希望尽快获得绿卡。然而,当她付出了假结婚两万元的费用之后,对方却违反约定假戏真做,硬要与她同房,并扬言如果不从,就到移民局告发她。小琳无奈迁就了那个男人的要求,以为只要忍耐,一切都会结束。可实际情况并不象她想象的那样简单,那位同床异梦的先生不仅是个性虐待狂,而且还与其它女人不三不四。“还没等拿到绿卡,也许就会疯掉。”小琳不得不结束了这段恶梦般的生活,结果是财色两空。在皇后区从事装修工作的黄先生坦言:一个人过日子太苦,度日如年,心里憋的慌。出去打野食也得花钱,还不安全,不如找一个安分人,两人搭伙,反正横竖都得过下去。至于打道回府,黄先生说目前没想过,因为身份黑下来了,回去就意味着再也回不来了,况且,还没混出个样儿来,回去也没面子。

并不浪漫

  有一种家的感觉,心里总算踏实了些,晚上睡觉也能睡沉了。来自济南的一对临时夫妻如是说。
   在性生活上,有时是一时冲动,有时是顺其自然。
   钱财方面,彼此独立,各花各的,基本有个协议。比如男方负责房租,女方负责伙食费,或者双方房租分担。也有的搭伙者男方负责一切开销。
   其实,彼此内心都深藏着一种对国内家庭的内疚。当事者范女士认为:这种背着传统观念过日子的心态,实际上并不轻松,两人常常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因为彼此内心深处都常常牵挂着远方各自的家庭。于是,打电话到国内,说更多温暖的话,或寄更多的钱,希望减轻负疚感。范女士说,即便是在一起同居,他们平日也很少结伴逛街,尽量避免在大庭广众面前出现。

不能说没有爱,也不能说就是爱

  搭伙,并没有开销和付出更多,相反,却有节省和收获。
   不与对方的丈夫或妻子进行对比,是临时夫妻们在平常生活中达成的默契;看开一点,期望日子过得安稳些,是这些临时夫妻们的追求。
临时夫妻的一方与国内通话时,另一方往往会回避,腾出地方让对方畅所欲言。也有的家里设有两部电话,彼此方便。
   临时夫妻间的各自情况不尽相同。有的当事者国内婚龄不长,与搭伙者同居的时间却远远超过了国内伴侣,国内伴侣的印象反而变的淡薄;有的当事者国内婚姻濒临破裂,来美后,搭伙关系更加速了原先家庭的解体;有的搭伙者已经离婚,搭伙关系实际上是寻求新生活的开始;也有的搭伙者及时行乐,认为人生苦短,回国无期,不如另起锅灶。
   临时夫妻,这个在文明社会难以接受的现象,在美国移民社区居然相安无事。
   小刘和小袁是叔嫂关系,五年前从武汉来美。如今,嫂子已和一位搭伙者过了两年,小叔子心知肚明,可一直瞒着自己国内的兄长。有人说,这要是在国内,嫂子红杏出墙,小叔子岂能容忍。然而,同处海外,面对同样严峻的生存环境,这种与传统道德相悖的事,居然在叔嫂间相安无事。
   嫂子还是嫂子,小叔子还是小叔子,唯独混沌不清的是远方的哥哥。
   临时夫妻间的年龄大致相当,不过也有年龄相差较大的,从大几岁到大七八岁的都有。法拉盛一台湾籍人士告诉记者,据他所知,他的朋友将近花甲之年,可同居的女子年龄才三十多岁,彼此是否各有所图,不得而知。
   法拉盛妇产科王医生告诉记者:有的临时夫妻避孕措施往往不力,一旦怀孕,一般都选择打掉。关系尴尬是一方面,因为通常国内家中都有孩子;另一方面,彼此生活和立足都尚无保障,平添一个孩子,将来的抚养、教育、名分等都成问题。
俗话讲,一日夫妻百日恩。然而,对于有的临时夫妻来说,昨天还同床共枕,今天却有可能形同陌路人。当事者的想法很简单:各有所需,互不相欠。

鱼目混珠

  搭伙者大多渴望长期相伴,过安稳日子。他们中有的同居已超过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俨然一对真正的夫妻。不过,也有的搭伙者同居半年就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分道扬镳。
   值得一提的是,有的别有用心者,穿梭于临时夫妻阵营间,玩弄女性,骗财骗色。两年前,皇后区破获一起诈骗案,一名上海籍刘姓男子,以同居为名,先后与十几名女子上床,共骗取女方钱财达二三十万,最后锒铛入狱。
   一名男子一年内居然换过三个临时妻子,理由是合不来。也有的女士在与对方同居之后,才发现对方的种种恶习,而不得不分开。在曼哈顿做生意的陈先生说:一年前的一个凌晨,他亲眼看到在法拉盛缅街黄金商场门前一中年华裔男子殴打一位三十多岁的华裔女子,这名女子被拳打脚踢倒在地上,嘴里依旧不停地大骂这名男子好吃懒做,每天除了吃喝赌博之外,根本不干什么正事,她一定要离开他。知情者说,打人者和被打者是搭伙关系。
   有的同居女性,饱受搭伙男性的折磨,欲罢不能,身心倍受摧残,最后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自甘堕落。
   熟悉纽约色情业的人士透露:近年来,华裔色情市场火爆,不少卖淫女的年龄在三四十岁之间,其中部分女子就是搭伙的失败者。
   一位色情女私下忿忿不平地说:什么搭伙,纯粹是一场闹剧,因为这些男人无非是想占便宜又不花钱,根本谈不到爱与情。更可气的是,她的搭伙者竟把她介绍给其他男友,供其他人发泄。这位色情女说,她看透了男女间的一切,和谁上床都一样,关键是赚钱,有了钱,她就可以不受男人的摆布。
   在一家公司做公关的李小姐向记者讲了这样一件事:一对临时夫妻是在地铁上认识,男的有三套房子,没有身份,女的有身份,但没钱。当时,这名女子与好几个男友保持性关系,只是没有与其中哪一位长期同居而已。女方当时已经怀孕,男方认为孩子不是他的,坚持打掉。后来,这对临时夫妻变成了长久夫妻。遗憾的是,现在这名已经三十多岁的女士一直想要孩子,可是至今就是怀不上。

  搭伙者鱼目混珠。有真心过日子的、有图钱的、有图身份的,有打着搭伙的幌子玩弄女性的。
   皇后区白石镇一位华裔商家张先生告诉记者,他有一个朋友,其貌不扬,没什么钱,是美国公民。凭公民身份,这位朋友多年来先后与五六个女子同居结婚,目的很明确,就是帮对方办身份。当事者的年龄、长相、体形等,都是议价的条件,价格从一万到五万元不等。身份到手,夫妻关系立即解除,他再去物色新的生意对象。张先生说,他这位朋友把与人结婚同居当成做生意,钱也要、人也要,不过怀孕的孩子坚决不要。张先生说,愿打愿挨。
   布碌仑一位广东籍富婆,外表十分朴素。知情者透露:这位年近半百的女士许多年来一直靠与人结婚办绿卡牟取暴利,据说这位女士一般人不接单,必须是相当熟悉的内线人物介绍,才肯交易。如今这位女士已收手。知情者说,她光房子就买了十几栋。
   据了解,临时夫妻一般在性生活上并不特别采取安全措施,带避孕套的并不多。由于彼此亲密无间,关系又不同于色情场合的买卖关系,所以床第“打真军”的占多数。
   华策会的调查报告显示:近年来,纽约亚裔群体性病比例居高不下,除了色情场合的传播外,另一个重要的传播渠道就是同居的人群。那些一个人同时拥有几个甚至更多性伴侣的人,往往就是性病的带菌者。不稳定的临时搭伙群,恰恰是滋生这些病菌的温床。
   临时搭伙,日久生情。有的当事者好聚好散,即使曾经露水夫妻一场,也会珍藏那份温存,该分手时就分手;有的临时夫妻,相随相伴,真的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最后不得不与国内伴侣摊牌,移情别恋;有的当事者“执迷不悟”,在国内伴侣来美团聚后,依然藕断丝连,暗渡陈仓,无法向真正的伴侣交出“公粮”,最终导致家庭破裂。有当事者认为:与其守着那份摇摇无期的思念,幻想着一纸婚约的保障,自己欺骗自己,不如面对现实,不虚度光阴。
   国内的温情已渐行远去,遥远的追忆也变得模糊起来。如果几年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不能相聚,彼此间是否还能够相互适应。东西文化所带来的差异,是否又会造成新的隔阂。
   生存的欲望与原始的欲望交织在一起,实际上也在不断蚕食着这些飘洋过海的人曾经信誓旦旦的承诺。

结束语

  一方面,在美国与另外的异性同居,共行周公之礼;另一方面,又信誓旦旦地向国内配偶表白自己的忠贞。是无奈、无情、是口是心非、还人格分裂…….
   移民潮所形成的临时夫妻现象,已成为一种社会问题。
   它暴露了移民生活的酸甜苦辣,也暴露了美国移民政策的缺失。
   一位专门研究亚裔移民史的华裔学者认为:临时夫妻现象恐怕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很难用好与坏、对与错去评价它。它的出现,具有相当复杂的历史和现实的背景,有国家因素,也有文化、传统等多方面的原因。


其他推荐阅读:

C盘空间不够-导致刻录速度变慢 DELL SCSI硬盘故障的分析与维修
世界上最小的鱼 世界上最小的熊
关于叙述感受的实用日常英语 关于邮政的实用日常英语
焊接(Soldering) 焊接工艺的正确定义
焊点的缺陷分析与工艺改进 流动焊接设备(波峰焊)及工艺比较
电磁泵在波峰焊中应用和发展(3) SMT环境中的最新复杂技术
无铅化涵义 无铅合金波峰焊接的温度选择试验
构造Excel动态图表 EXCEL公式及函数的高级应用
实用技巧:巧用Excel批处理实现自动化操作 将Excel建立的工作簿文件转换成VFP成绩报表
扫描探针显微镜使生物成像科学前进到纳米级 激光扫描共焦显微镜的特点与应用

 
 
 
【无国界华人网】版权所有。Copyright (C) 2006 GlobalSino, All Rights Reserved